高昂医疗开支让美国民众发愁

记者 张梦旭

2019年11月25日13:5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高昂医疗开支让美国民众发愁(深度观察)

  核心阅读

  调查显示,大多数美国民众对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并不满意,71%的受访者表示医疗体系“处于危机状态”或“存在重大问题”。美国医疗体系存在的问题包括昂贵、扭曲的商业医疗保险,不透明和歧视性的定价系统,高度垄断的制药业和薪酬过高的医生群体,这些团体还构成强大利益集团令医改无从下手。

  看病难、看病贵在美国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高昂的医疗开支,让美国人面对医院踌躇万分。近期发布的《2018年美国家庭经济状况报告》显示,2018年有25%的美国成年人由于负担不起医疗费用而放弃必要的治疗,20%的成年人遭受过意想不到的巨额医疗费用负担。

  最新数据——

  美国每年人均处方药花费约1200美元,比任何其他发达国家的人都要多

  29岁的美国旧金山市居民安吉尔·斯科特去年5月突发胃痛,来到旧金山总医院治疗。她在医院总共待了不到3个小时,医生对她进行了抽血和CT检查,但当她离开医院时,账单显示诊断费总计达16089美元。斯科特购买的医保只能报销5694美元,她需自付剩下的10395美元。斯科特认为这笔收费不合理,她数十次到医院去,希望医生能给账单一个合理解释,她同时求助于旧金山市政厅,希望能够减免一部分医疗费,但是至今杳无音信。

  斯科特的遭遇正是美国看病难问题的缩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近期将美国、英国、瑞士等11个高收入国家的医疗保健开支进行了一番对比研究,结果显示由于医疗服务价格高,美国人的年度医疗开支是其他国家的两倍。

  美国处方药的价格贵得令人咋舌。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最新数据,美国每年人均处方药花费约1200美元,比任何其他发达国家的人都要多。匹兹堡大学药学院助理教授埃尔南德斯调查了大约2.7万种处方药的批发数据时发现,从2008年至2016年美国口服处方药价格年均增长9%,注射药物年均增长15%,而同期年通胀率仅为2%左右。传统上,制药公司将高价格归因于创新,但即使像胰岛素注射液这样上市多年的药物,从1996年到2017年价格也上涨了12倍之多。

  高昂药费令许多美国人不堪重负。美国媒体分析认为,美国药企的高度垄断以及缺乏监管环境,导致价格上涨幅度远高于其他国家。

  美国盖洛普咨询公司的一项调查显示,至少10年来,大多数美国民众对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并不满意,71%的受访者表示医疗体系“处于危机状态”或“存在重大问题”。

  彭博社——

  买不起昂贵医保并非只是穷人的问题,它影响的收入阶层十分广泛

  在美国,医疗产业是一个覆盖面极广的产业链,从与患者直接打交道的保险公司、医院到背后的制药企业、医疗设备制造商。全美医疗商业集团首席执行官马科特表示,美国人的医疗开支一直在增加,医疗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几乎都在推高价格,美国医生的出诊费、住院费和处方药价格都高于其他国家,与此同时,医疗保健状况却在下降。

  美国的医疗服务价格并不公开,而是充斥着隐藏费用和秘密折扣的复杂系统。平均而言,每一家诊所和医院都会与十多家商业保险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拥有保险的患者不用直接付费,而是由保险公司与医院结算。每一家保险公司根据其议价能力,与医院签署有保密的价格折扣协议。但是对于没有保险的患者而言,只能全额支付该医疗服务的目录价格,顶多享受10%左右的自付优惠。

  美国药物研究和制造商协会公共事务部副总裁霍莉·坎贝尔说,平均而言40%的药品定价是作为药企给予保险公司、政府、药房管理人员和供应链中其他机构的折扣或回扣。但是对于没有保险的自费患者而言,买药的成本就毫无疑问地提高了。

  彭博社报道称,买不起昂贵医保并非只是穷人的问题,它影响的收入阶层十分广泛,很多放弃购买医保的人士年收入都在10万美元以上。“表面上看,这样的收入可以让他们过得很舒服。然而实际上,一看到他们的家庭账本,我们就会明白他们得多努力才能买得起医保。”

  羊毛长在羊身上,无论是自付还是保险公司偿付,最终的成本都是由患者埋单。这样一套隐蔽、复杂的定价系统,导致政策制定者、雇主和患者往往无法清楚地看到是哪些医院系统和医生在推高医疗成本。目前,美国政府正在呼吁医疗服务提供者公开披露他们向保险公司提供的秘密谈判价格,以便公众了解实际的医疗费用,降低医疗成本。但这遭到了保险公司和医院的强烈反对,许多医院担心,公开医疗价格会导致各个医院间竞相低价竞争,影响该行业的利润。

  当地学者——

  指望颁布或废除一两个法案就能够解决美国的医保难题是不现实的

  眼下,如何改革美国医保体系的争论尚未看到曙光,但是民主和共和两党围绕《平价医疗法案》(即“奥巴马医改”)的存废展开激烈争斗。联邦司法部已向新奥尔良联邦上诉法院上诉,要求全面推翻《平价医疗法案》。美国媒体指出,如果《平价医疗法案》完全被废除,将导致2000万美国人失去医疗保险。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卫生政策中心研究员马修·菲德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国医疗体系存在很多问题。自《平价医疗法案》实施以来,美国没有医保的人群几乎下降了一半,医保支出增速也比以往减缓。但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对美国医保改革前路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民主党主张进一步扩大医保覆盖面并降低医疗保健成本,共和党人则竭力希望废除《平价医疗法案》。菲德勒说,“指望颁布或废除一两个法案就能够解决美国的医保难题是不现实的,美国政府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最重要的是需要对过往的成功和失败经验做细致梳理,以切实扩大医保覆盖面并降低医疗成本。”

  美国《国会山报》刊文指出,美国医疗体系的现状几乎是灾难性的,这包括昂贵、扭曲的商业医疗保险,不透明和歧视性的定价系统,高度垄断的制药业和薪酬过高的医生群体,这些团体还构成强大利益集团令医改无从下手。《现代医学》杂志披露,美国制药研究与制造商协会、美国医生协会和美国医院协会在联邦政府游说支出最高机构中排名第六、第七和第八,每年花费游说资金超过5.11亿美元以保护他们的利益。

  长期研究美国医保问题的专家迈克尔·刘易斯认为,这些强大的利益集团都在抵制变革,祛除美国的医保难题极为复杂,“美国政府只是强调自由竞争,而忽视机制性和推高医疗服务的成本因素,这是极为愚蠢的”。

  (本报华盛顿11月24日电)

(责编:王斯文、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