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70年·中国的故事——

沈阳铁西区:拨开阴霾焕生机

汤龙

2019年11月04日07:03  来源:人民网-辽宁频道
 

一个难题:

从“老大难”到新出路

卫工明渠的变化只是改善了沿线居民的生活环境,那么铁西区的大气治理可以说是让全区人享受到生态治理的红利。

如何让一个卫星都看不见的重度污染老城区,变成模范生态区,并获得“联合国全球宜居城区奖”?

中国工业博物馆里,墙上的两张巨幅影像图,就是答案。

2002年5月铁西区建设大路以北部分地区影像图。汤龙摄

2002年时,铁西区建设大路以北,工业厂房林立,铁路线纵横,大烟囱中排出的浓烟正“吞噬”着附近的建筑……

“冬天回家摘下口罩,鼻孔的位置肯定有俩黑点儿。”今年58岁的李冬是地地道道的铁西人,说起以前铁西区的空气,几十年前的一件衣服现在回忆起来还心疼。上世纪90年代,“娇衫”是稀罕物,穿的第一天就赶上刮北风,回家的时候发现衣服表面全是小眼儿——铁西最北边的沈阳冶炼厂大烟囱飘出的烟尘是一切化纤制品的“克星”,不管是普通的“的确良”,还是昂贵的“娇衫”,都能烫出均匀的“伤痕”。

当时,沈阳市结核防治所对铁西区32家工厂进行调研发现,冶炼厂等工厂生产过程产生多种有毒物质和有害气体,由于作业环境差,空气污染严重,肺癌发病明显增高。

烟囱成为环保的敌人,都市的杀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全区600多根大烟囱,成了笼罩在铁西人头上一块驱之不散的阴霾。

就在这浓烟笼罩中的铁西区在市场经济中也曾经闪出过电光火石般的改革成就。

在中国工业博物馆的铁西馆里,新中国第一份资产经营承包合同、全国首家破产企业的“通告书”、金杯公司最早赴纽约发行的“美元股票”……

即便如此,被机制、体制束缚手脚,被债务、冗员重压加身的铁西区,还是陷入了发展的困境。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仅短短几年时间,铁西90%以上的企业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500多亿元国有存量资产闲置,企业负债率高达90%。

难题怎么破?

2002年6月18日,沈阳市宣布将铁西区与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合署办公成立铁西新区,原40平方公里的区域总面积扩增了10倍。

合署办公并不是简单的物理整合,而是让这个被称为“东方鲁尔”的城区发生化学反应——它跳出了“一厂一议”的窠臼,给铁西老旧企业实行整体搬迁改造提供了闪转腾挪的物理空间。

铁西区的“东搬西建”战略由此开始实施。所谓“东搬西建”,就是将位于铁西东部老城区的企业搬到西部的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集中发展工业;同时对铁西老城区重新进行规划和功能定位,重点发展第三产业。

铁西城区地价比开发区高,通过搬迁,国企的历史债务、拖欠职工的内债一下子就解决了,让企业挣脱了束缚。同时,沈阳市赋予铁西区规划审批、土地出让、配套费收缴等市级管理权限,企业所得税市级部分就留在区里。铁西区财政也有了“活分钱儿”。

为了彻底摆脱负担,甩掉沉重的历史包袱,铁西区的企业该破产的破产,该重组的重组,该改制的改制。原来企业大而全,通过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对生产要素进行重新规划,集约经营。

3年的时间,铁西区搬迁改造113户企业,产值由12.3亿元增长到50亿元;工业产值年均增长40%以上,工业税收年均增长50%以上;铁西“工一色”的功能布局有所改善,二三产业发展趋于协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大幅增长。

2017年5月铁西区建设大路以北部分地区影像图。汤龙摄

到了2015年,同样是铁西区建设大路以北,冶炼厂的大烟囱变成了国际纺织服装城,重型机器厂变成了1905文化产业园,铸造厂变成了中国工业博物馆,北二路上一排“冒烟儿”的企业早就变成了一溜儿汽车4S店……

近年来,东北通过改革撬动内生活力释放、民营经济体量上升,这不仅是振兴东北“全盘皆活”的关键所在,也是铁西区实现华丽转身的关键。

东北制药,这个曾经在国内首次给足球俱乐部冠名的企业,一直是改革的弄潮儿,虽然有过低谷,但难能可贵的是它一直“敢于吃螃蟹”。

“张士开发区那两根大烟囱下面就是我们单位。”东北制药集团董事长魏海军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讲,以前员工在外面死活不敢自报家门,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

2019年1月,位于铁西区的东北制药因为一面给职工发奖金的“红包墙”成了网红。这家企业在去年7月通过混改加入国内知名民企辽宁方大集团后,重新焕发了生机和活力——当年实现营业收入74.67亿元,同比增长31.54%;净利润1.95亿元,同比增长64.04%;员工人均月收入混改后同比增长61.81%。

今年,刚刚经历“混改”4个月的北方重工也浴火重生,8月份随着产量提升,公司106名普通员工月收入突破了1万元,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截至2018年底,铁西的地区生产总值948亿元,是2002年的15倍;规模以上工业实现总产值2050亿元,是2002年的15倍。今年上半年,铁西区地区生产总值、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固定资产投资、实际利用外资、出口总额、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税收收入等多项指标总量均位居沈阳市首位。

(责编:汤龙、孝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