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旅拍撞上“监管墙”

蒋梦惟

2019年02月01日11:29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当旅拍撞上“监管墙”

  原标题:当旅拍撞上“监管墙”

  1月30日,一则关于3名中国游客在泰国清迈旅拍被逮捕的消息在各大网络社交平台上被转载,有关海外旅拍是否合法的讨论也被摆上了台面。北京商报记者向多位提供旅拍服务的摄影师、工作室以及旅拍企业负责人了解后发现,此前,由于海外旅拍没有形成规模,大多数亲友、熟客间以口头约定方式执行,因此持旅游护照提供这一服务很少被目的地国政府查处,行业也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然而,随着这一市场快速升温,越来越多成规模的企业介入其中,引发不少国家和地区政府的注意,野蛮生长的旅拍生意遭遇了“政策墙”的强监管。有专家直言,在此趋势下,目前火热的海外旅拍市场可能因此出现一轮大规模的洗牌。

  碰壁:境外高压监管

  旅拍即“旅游+拍照”,是近年来我国旅游市场上新兴的一种服务门类。有从事这一行业的工作室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这类服务是应一些消费者想将婚纱摄影和蜜月旅行相结合而产生的需求。但此次,泰国清迈移民局已明确表示,涉事被捕的3名中国游客包括摄影师和一对新人,涉嫌“非法入境工作”。泰方认为,他们并非赴泰旅游,而且有着明确的分工和商业交易,3人间存在着商业行为。因此,这3名中国公民可能要面临罚款、监禁、驱逐出境,甚至五年内不得进入泰国等惩处。

  无独有偶,就在1月中旬,泰国普吉警方也逮捕了7名非法从事旅拍的工作人员,包括摄影师、化妆师和助理等,其中大部分是中国公民。根据清迈移民局发言人的说法,外国人想要在泰国工作,需要先去劳动部门或者当地移民局申请工作许可,才有在泰国工作的资格,否则其行为都是非法的。业界有消息称,目前除了泰国,印尼、印度、越南、法国、希腊等国家和地区都是禁止境外游客持旅游护照进行旅拍类商业行为的。

  “旅游签证并非工作签证,一般来说,持旅游签证的人没有在境外国家和地区提供劳务的权利,他们在当地取得的收入并未缴税,因此,这部分所得很可能被视为非法收入。”携程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并非所有旅游目的地都实施类似的规定,但在有相关规定的国家和地区,需要旅拍机构在境外当地设立公司营业,并且及时报税,合法营业。”资深经济律师郭哲进一步分析,随着我国出境游人数逐渐增加,旅拍迅速成为旅游行业的新商机,大量持旅游签证前往目的地国家提供相关服务的个人、团队和企业,可能明显影响了当地相关行业的收入以及相关企业的生意,被监管也是大势所趋。

  现状:市场日趋火热

  近年来,海外旅拍在我国年轻消费者群体中颇为流行。前述旅拍工作室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国内市场上的旅拍服务以泰国、日本、印尼、马代等短线目的地为主,成本相对较低,办签难度也不算大,价格跨度却相对较大,团队基本上是由摄影师和随行化妆师等工作人员组成,办理的均是旅游签证。

  有旅拍摄影师透露,目前国内的旅拍行业主要有三种提供服务的主体,即个人摄影师、工作室和旅游/婚纱摄影企业。“现在,个人摄影师和旅拍工作室,大多会采取提前发布计划‘攒行程’的形式招募顾客,比如每当3月樱花季,日本的樱花景色相对人气较高、旅拍需求也集中,因此,摄影师或工作室就会对外发布大概的旅拍行程,包括所及城市、时间等,有相应需求的消费者报满后即可成行。”据了解,一般这类的旅拍会涵盖几组消费者,每组消费者负担相应的摄影师或团队的劳务费,然后由各组消费者平摊摄影师或团队的机票、酒店等行程费用。此外,该摄影师表示,一般来说,一趟行程下来,仅劳务费基本就在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但近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顾客为了拍摄的私密性和灵活性等,选择单独包团进行旅拍,这类顾客消费相对较高,需要负担摄影师或团队的全部行程花费。

  而对于旅拍企业来说,一般不会让消费者承担行程费用。北京商报记者在咨询了几家旅拍电商企业客服后发现,这类商家提供的旅拍服务大多数都是按照目的地和拍摄时间定价,价格从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拍摄城市大多由企业定好,摄影师、化妆师的劳务费用,以及服装、后期、相册制作,还有拍摄当日的门票、交通等花费都是卖家“一价全包”,消费者需自行按照约定时间前往拍摄城市,拍摄时跟着摄影团队“边拍边玩”即可。

  前路:倒逼行业洗牌

  “长期游走于监管灰色地带的海外旅拍,一旦遇到当地政策收紧、监管收严,很可能直接要面临行业洗牌的局面。”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专家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郭哲介绍,与其他法律法规不同,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旅游政策、签证政策的调整相对频繁,调整周期也相对灵活,可能会根据当地的旅游市场情况而随时作出修订,而我国国内无法衡量境外法律法规的合法合规性,游客到当地旅游只能严格遵守这些政策。“虽然目前各国对于境外旅拍的商业化程度上没有被普遍认可的统一标准来衡量,但从目的地国的角度来说,当地在裁定游客是否存在非法商业行为时,会站在有利于本国的角度去判断,而且只要发现了就会采取‘一刀切’的办法认定,在这种情况下,一般境外游客很难进行申诉。”郭哲直言,如果从事旅拍的人员,申请目的地国家和地区的工作签证,就会被认定为税务居民,任何收入都需要在当地进行申报、缴税,而这对于大多数提供这项服务的个人、团队和企业来说,旅拍的成本会大大提高。

  一位旅拍从业者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现在行业内从事旅拍服务的个人和工作室,大多数还是处于微利状态,因为旅拍的费用一般不太可能会超过旅行费用,但如果要增加当地的缴税成本,维持原价的话旅拍服务就得不偿失了,涨价太多消费者又很难接受,因此,很可能自己和团队就会压缩这方面的业务占比。

  就此,目前已有OTA平台表示,虽然各目的地国家,甚至是热门旅拍地监管政策收严,可能会在短期内导致部分潜在客户出行量下滑,但同时,头部旅行社也有意愿迅速入驻海外或者接洽当地的摄影机构合作弥补市场漏洞,“市场自主调节、优胜劣汰的趋势将进一步凸显”。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责编:刘珺、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