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三代警察世家:决不放过一个坏人

李 波

2019年01月16日07:52  来源:辽宁日报
 
原标题:铁血警魂在一家三代传承70年

  这是一个三代从警的警察世家,从爷爷当民警那年算起,至今已70年。此间,因为人民警察这个职业,一家三代的经历十分曲折。爷爷于登科曾与持枪歹徒进行一对一的较量,他在两枪警告后,一枪制敌;父亲于兰波在抓捕持刀疑犯时,身中七刀,壮烈牺牲。作为家里的第三代民警,于悦接班后,从爷爷工作过的地方开始,在父亲的激励下前行,用1个二等功、9个三等功和一条无法再恢复正常的伤腿,延续着这个警察世家的荣耀。

  在沈阳市大东门派出所的会议室里,挂着一个醒目的“家”字。绿色背景的房屋里,以民警的工作照为笔画,拼写出一个温馨的“家”。

  派出所所长于悦从一个撕裂的伤口开始向记者讲述他们一家三代从警七十年的家风故事。这个家庭的日常,让我们感受到了一个普通家庭的温暖。

  我要沿着父亲的脚印走下去

  1995年8月13日,星期日。

  那天晚上,在沈阳市和平区某小区,年仅41岁的民警于兰波在制止歹徒偷盗汽车时英勇牺牲。他儿子于悦那年15岁。父亲发觉有人偷车就往楼下跑,于悦也跟在后面。下楼之后,于悦到旁边的树丛里找来一根木棒,就耽搁那么一小会儿,当他再跑回来时,一切都来不及了。一辆吉普车顶到墙上,车门开着,距离吉普车不远的墙脚下,父亲躺在水泥地上,浑身是血。于悦抱起父亲的头大声呼救。母亲李杰拦下一辆出租车,把丈夫送到医院。

  于悦清楚地记得父亲离开时的场景,“医生剪开父亲的警服,鲜血一下子喷出来。我只觉得屋里全是父亲的血,他睁着眼睛,嘴角动了动,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送别父亲时,来了很多民警,他们一队队地走向父亲的遗体,庄严地敬礼,一个接一个地来摸于悦的头以示安慰。已经退休的爷爷于登科也找出警服,像其他民警那样在遗体前郑重敬礼,以一个民警特有的方式送别了还满头黑发的儿子。

  爷爷和父亲都是民警,每一次跟同学提起,于悦都感到荣耀。送别父亲那一刻,更坚定了他当民警的理想。他痛恨杀死父亲的歹徒,痛恨天下所有的罪恶,他要像父亲一样,像爷爷一样,像那些给父亲敬礼的叔叔一样,穿上警服维持社会安全。

  过了不久,沈阳市公安局沈河分局在打击现行犯罪时抓获犯罪嫌疑人金某,他在接受讯问时交代了杀死于兰波的经过。

  那天晚上,金某窜到小区偷盗汽车。他砸坏车窗玻璃钻进驾驶室,正倒车时被于兰波发现并制止。金某开车要跑,于兰波却将身子探进驾驶室拽住了方向盘。汽车撞在墙上后,丧心病狂的金某对于兰波连刺七刀。抓捕犯罪嫌疑人时不幸牺牲的于兰波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1998年,年满18岁的于悦要接父亲的班,成为家里的第三代警察,为此全家人进行了激烈讨论。于悦态度坚决,“这个警察我必须当,我要沿着父亲的脚印走下去。我当警察,决不放过一个坏人!”但是母亲李杰仍然没能从失去丈夫的痛苦中走出来,她反对儿子当民警,瞬间失去亲人那种痛彻心扉的痛,她无法再面对。李杰说:“当时我内心很纠结,很不情愿,我亲眼看到我的爱人倒在血泊里。”最后,爷爷在家庭会议上用一个警察世家的荣耀,用儿子牺牲后上级部门的种种关照,用孙子立志做一名优秀民警的决心,说服了41岁就失去丈夫的儿媳妇。

  接父亲的班,从爷爷当年工作过的地方开始,1998年,于悦成为沈阳东站派出所的一名民警。

  辖区里那个拖着伤腿的民警

  爷爷于登科在1948年沈阳和平解放后转业到公安机关工作,从沈阳东站派出所指导员一路干到大东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作为一名从战场上走出来的刑侦专家,他曾在与持枪歹徒面对面的较量中一枪完胜,也曾组织和参与破获了很多大案要案。但是当于悦成为一名民警时,他却主动提出从户籍民警做起。

  于悦说:“刚当上警察时,我就想干刑警,就想破案抓坏人。爷爷却让我先学会跟社区里的居民打交道,他说有了群众基础才能破案。”

  干了3年的“片警”,于悦也渐渐明白了爷爷的良苦用心。因为熟悉片区情况,跟居民处得好,对于撬门压锁、偷摩托车之类需要群众提供线索的案件,他很快就有了侦破心得。

  有一次,黑龙江警方派人到东站一带抓一个逃犯。于悦一看逃犯的个人信息,心里就有了谱。他侧面打电话问了一下,就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当时正在租住的房间里。于悦去敲门,不露声色地把人带回派出所,关上门只说了一句话就让那个逃犯放弃了抵抗,“你不叫周某,你的真名叫马某。”

  2009年,当了8年的刑警后,多次参与侦破重大案件的于悦被任命为二台子派出所副所长,负责刑侦工作。思想上有父亲的激励,业务上有爷爷的指导,于悦干起工作来,处处冲在前面。

  在2011年的“清网行动”中,二台子派出所收到重要线索,一起伤害案的犯罪嫌疑人高某在外地躲藏一年后回到了绥中县的老家,目前正躲在山上的果园里。于悦带着两名民警当晚就进山了,为了避免惊动犯罪嫌疑人,三人抓捕小组没有走通往正门的小路,而是选择了没有路的后山。深更半夜里,借着雪色前行的于悦一个不慎就从山坡上滑了下去。幸运的是,他在滚下去十几米后被一棵树拦住了。没有呼叫,也没有时间害怕,稍微平静了一下,于悦就手脚并用地爬了上来。在山顶的窝棚里,已经进入梦乡的犯罪嫌疑人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牢牢控制住。

  一路飞驰着回到沈阳,于悦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有划伤,双腿也隐隐作痛。为了趁热打铁完成审讯,于悦没有去医院,而是直接走进了讯问室。从那天开始,所里的很多同志都发现,于悦走路的姿势有些不自然,左腿总是拖着。但于悦没在意,几天没好,觉得个把月后一定会好。直到2012年3月,于悦在一次抓捕中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被同事强行送进了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股骨头坏死,在绥中摔下山坡那一次,虽然那棵树救了他的命,却对他的股骨造成了损伤。

  被医生告知伤腿已经无法修复时,于悦32岁。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在二台子派出所辖区,人们总能看到一个拖着伤腿的民警。

  这次受伤给于悦带来了很多不便,甚至连手动挡车都不再敢开,因为左脚在踩离合时总是有点不受控制。于悦还是没在乎,说起这次受伤时,他说自己很幸运,“我得感谢那棵树,要不是它挡着,可能我今天都无法坐在这儿接受你的采访了。”

  给一个让母亲少点担心的理由

  在于悦家,那块写着“共和国不会忘记”的公安英烈牌匾摆放得格外醒目。于悦说:“那是对父亲的纪念,也是对我的激励。”每一次走进家门看到这块牌匾,于悦都会问自己,我的努力能让父亲满意吗?

  在一个英雄父亲的激励下,于悦每天都斗志昂扬,从警20年,他荣获1个二等功、9个三等功,在2011年“清网行动”中还获得了“铁人民警”的赞誉。2016年,于悦被任命为二台子派出所所长。虽从冲锋在前的刑侦民警转换身份成为保一方平安的守护者,但他对待工作的认真态度没变,吃苦在前的工作作风没变。如今,于悦调至沈阳大东门派出所,无论是执行安保,还是蹲坑守候,他总是先把自己派出去。

  同样是那块公安英烈的牌匾,母亲李杰每看一次都会对儿子多一份担心,她害怕多年前的那场梦魇重现,她害怕儿子像丈夫那样出了家门就再也回不来了。李杰说:“儿子走出家门就开始担心,直到儿子回来了,我的心才会落下。”为了让母亲少一些担心,每一次面对注意安全之类的叮嘱,于悦都会痛快地回答,“行,妈你放心吧!”但这样的回答很多时候更像是对母亲的一种安抚。于悦说:“我答应是答应了,但我知道民警这个职业,上战场的时候,我兴许就回不来了。”

  于悦非常理解母亲,经历了一次亲人的突然离去,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成为她担心的理由。看到一个有关民警的新闻,听说一起恶性案件,哪怕沈阳某处出现了火灾、发生了车祸,母亲都要打电话问一问。天冷时怕在外蹲坑守候的儿子冻着,下雨时担心儿子出警时的行驶安全,别人家的儿子都下班了,自己的儿子却迟迟不到家,哪怕只稍晚那么一点点,母亲也能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意外想法。

  为了让母亲少一些担心,于悦总要想办法编一些理由。那次去绥中县抓捕时摔伤,由于走路姿势无法过关,他用“值班”两个字蒙混了一个星期,直到母亲把饺子送到所里才真相大白。执行有危险的任务时,于悦从来不敢告诉母亲,外出时间短一点就说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时间长点就说局里有一个封闭培训,连打电话追问的机会都不给母亲留。

  总是值班,总有忙不完的工作,一心扑在工作上的于悦有一天突然发现,他几乎成了家里的编外人员。“儿子上学7年,我从来没接送过,从来没参加过家长会;儿子出去游玩,陪伴他的总是妈妈和奶奶,照片上从来没有我。”说到这儿时,于悦已经红了眼圈,“就像我小时候,只有母亲的陪伴,没有父亲。”面对罪恶时那个铁骨铮铮的人民警察,想起英年早逝的父亲,哭得像一个孩子。

  补记

  生活中有时候

  需要善意的谎言

  同事的丈夫长得文质彬彬,可偏偏是一名缉毒警。有一天,同事不经意间讲了一件丈夫工作中的小事,结果缉毒警的形象在办公室里瞬间高大起来。

  三名缉毒警到外市对一名毒犯收网,成功抓捕之后却没能赶上最后一班飞机。从当晚到第二天首趟航班起飞前,三名缉毒警都要与这名毒犯共处一室,而偏偏这一时段是人最困的时候,家人担心在所难免。

  同事的丈夫就在这三人小组中,为了让妻子放心,那一夜他一直没睡,一边打游戏,一边看守毒犯。“我睡一会儿就看一眼手机,看他在那儿打游戏,我就放心了。”同事说的时候,眼里全是泪花。

  让家人放心,让家人安稳地睡觉,是一种亲情,也是一种能力。因为职业的关系,每一名民警都要面对亲人的担心,也都在用自己的办法让亲人安心。

  因为母亲经历过民警丈夫的突然离世,儿子接班当民警后,她的担心无处不在。对此,于悦总是小心翼翼地面对,为了让母亲不那么担心,有时候他不得不编出一些理由。

  外出执行抓捕任务,有时候连续几天不能回家。说实话,家人肯定要担心,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撒谎,而局里进行封闭培训是于悦最常用的借口。抓捕的任务越艰巨,培训的级别就越高。

  晚上正在街头参加多警联动的安全检查,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于悦通常会说,刚跟同事出来,想找一个地方吃口饭,而且一定笑呵呵地掩饰现场的紧张气氛,并做出吃完饭马上回家的承诺。

  刚泡好方便面就接到母亲的电话,问晚上吃的什么?于悦至少要说出两道符合自己口味的菜才能过关,否则母亲就要来送饭。如果一不小心透露出与方便面有关的信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母亲就会围绕食品健康问题进行科普。

  工作中负点小伤,要想瞒住不让家人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回家。去绥中县抓捕时意外摔伤,他就在单位躲了一个星期,不过,最后母亲还是在连续值班的谎言中发现了蛛丝马迹。

  于悦安抚母亲的这些套路,每一名民警都似曾相识,有时候明明知道是漏洞百出的谎言,也要理直气壮地说出来。即使被家人识破,也能达到让家人放心的效果,“我还有工夫编瞎话呢,哪有什么危险?”这就是一名人民警察充满亲情的日常家庭生活。

(责编:汤龙、孝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