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北京市民看辽宁喀左巨变              

谢 莉 

2018年09月19日07:54  来源:人民网-辽宁频道
 

我两岁半被父母送到亲戚家寄养,在喀左县十二徳堡乡,山嘴子村呆到13岁才回城里,童少年大部分是在这里度过的,很有感情。

前几日,因有事儿,回到了我的家乡辽宁省喀左县县城小住了一晚,短短的停留,我被家乡巨大的变化,深深地震撼了!

在我的记忆里,我的家乡小县城,仅有一条主街道,不宽的水泥板儿路有些坑坑洼洼,长短不过一、两公里,走走逛逛就到了头儿。马路两边的房屋建筑,高矮不一,多是土砖结构,里面的商铺和外面的摊位,混杂在一起,来来往往人很多,十分拥挤。 过马路,时不时还要躲闪那“突突突”发着巨大响声、屁股冒着浓重黑烟的手扶拖拉机,还有那“嘚嘚嘚”发出清脆马蹄踏地声的大小马车……

十来岁时,逛县城,曾是我最快乐,最向往的事情。 阔别几十年,再回到这里,过去的景物已荡然无存。那条逛过很多遍的老街,也无了踪影,找都找不到了。呈现在眼前的,是宽阔的柏油马路,纵横交错;林立的高楼,造型现代 ,风格迥异;商铺众多,品牌齐全,步行街两边的建筑,光彩照人;大小广场随处可见,华灯艳丽,音乐喷泉,五彩缤纷;大凌河气势如虹,穿城而过,两岸阑珊矗立,河水清清,栈道长长,看不到尽头儿……

我的家乡小县城,如今俨然变成了一个地道的、壮观的、现代化气息浓厚的“大都市”!只有在清晨、夜幕下,看着扭动着东北大秧歌波波人群,听着那“咚咚锵,咚咚锵”锣鼓声,才会感到自己确实是身处在曾经滋我养我的家乡土地上! 家乡的繁荣,不是一蹴而就的,一定有着她困苦、煎熬和漫长的过程。2000年,我曾回来过一次,带着几岁的女儿在县城住过一晚,印象平平,没有留下什么记忆。当时只知道,这是辽宁省的一个贫困县,还戴着贫困县的“帽子”。贫困“帽子”何时摘掉的?又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想,主要是在近几年吧?在国家促进城镇化建设大政策大环境下,政府占领了先机,为民福祉勤奋努力、开拓进取、禅精竭虑才取得这样的娇人成绩! 斗转星移,长河岁月。如今,我已进入耳顺之年,对事物的认知和反应,早已没有了年轻人那种痴狂,但面对家乡县城这一惊人变化,激起内心的波澜难以自制,像一个激动的孩童,兴奋不已,欢快有加。只有经历了过去,才能感受到现在,从心底里享受这份美好!

我爱我的家乡小县城——辽宁喀左县,在长达40年的职业生涯中,填过无数次表格籍贯栏的地方,这次深深地震撼了我,并引以为豪!常回来看看、住住,一定是我以后生活中最快乐、最向往的事情了! 家乡人介绍,喀左县城,已被连续评为全国文明县城,得此荣誉者屈指可数,实至名归。

略显不足的是,满街的商铺人气还有些清淡,空置的不少,这也许是有形的物质建设,超出了人们现在的需求水平和购买能力所致,还需要有一个进一步发展、消化吸收的过程。 小城历史悠久、可看的古迹也不少,有保存完好的大观成古寺庙群,逾千年的古塔,红山文化的祭祀遗址等,承载着丰富的历史故事和美丽的传说,民族文化源远流长。吃住实惠便利,风光自然,美丽怡然,蓝天白云,令人向往! 

(责编:王斯文、孝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