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尖上的舞者

丁瑶瑶

2018年01月05日08:17  来源:沈阳日报
 
原标题:刀尖上的舞者

切、拽、运、凿,冰雕是这样“炼”成的。

迎着清晨的霞光和落日的余晖,采冰人的一天辛劳而快意。

  沈阳棋盘山秀水湖上,落日的余晖洒在采冰人的身上,那是摄影爱好者们捕捉到的冬日画面。

  采冰人,按照正规的名词解释,是以采集冰块为工作的人员,由于某些大型冰雕主题活动,需要在冰封之处大量采集冰块,而催生的一个行业。采冰人老庞说,很多人评价他们这群人就是“冰资源的获取者”。今冬沈阳,降雪太少,但持续低温也令棋盘山秀水湖的冰层达到了可开采的厚度,老庞和他的工友们又来到了沈阳。

  这些采冰人基本都来自黑龙江,每年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冰雕主题活动,需要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松花江上采集大量的冰块,制造各种冰雕。采冰人做的冰块采集,就是为冰雕制作做准备的。老庞说,采冰人对高质量的冰是很有爱的,“那种拿起对着太阳一照会闪闪发光的冰,就像‘水晶’一样。透明度高的冰,做出冰灯才好看呢!”

  采冰人的“业务范围”覆盖东北三省,一名专业的采冰人需要特别能吃苦耐劳,并掌握独有的防危险技术。其实,老庞是位“70后”,但却是有着20余年采冰经历的“老人”,他总会对身边初来乍到的新人说:“最重要的不是赚多少钱,而是不出事儿。”

  采冰分四步:用锯片在冰面上切割成160厘米长、80厘米宽的长方形格子线;7-9个人站成一组,手握冰镩子,喊着号子在画线位置开缝;再用冰钩将冰块从水中拖上冰面,送到车边;用叉车把冰块送上货车,运往冰雕现场。开缝断冰,是采冰过程中最危险和最有技术含量的环节,老庞的丰富采冰经验就是从干这个活儿历练出来的。“脚下的冰排被自己一块块断开,活动空间逐渐缩小,我们一般身上会绑上粗粗的绳子,但断冰前一定要给自己看好退路才行。衣服沾到水是常事儿,不走运的时候也有,脚底下一滑溜进了冰水里。衣服结了冰,身上像针扎似的钻心疼。”

  老庞说,采冰这活儿有冷有热。采冰人一般不会穿特别厚重的外衣,因为这体力活干一阵子就全身发热冒汗,“但手上要戴厚手套,不然手冻得发麻,脚上必须穿最厚的袜子、最厚的棉鞋,因为每天要在冰面上站十多个小时,实在拔脚。”午休吃饭时,拿起滚烫的饭盒,“必须大口吃完,这大冷的天儿,吃慢了饭菜马上变凉,但这一番狼吞虎咽,饭菜下肚,从嘴里到胃里都是滚烫的。”

  采冰人大多来自哈尔滨周边农村,平时务农或打工,冬闲时专职采冰。采冰辛苦,但薪水颇丰。这些采冰人将在秀湖上忙碌一个月左右,期间要取冰数万立方米。一般情况下,一支30人的队伍一天能取冰6000块左右,每块冰三四百斤重,劳动强度可想而知。他们每天休息时间差不多六个小时,采冰过程中,老庞偶尔歇歇脚,抽支烟,解解乏,喝口“东北常温”啤酒,提提神。

  从黑龙江转场沈阳,之后再到吉林,开辟下一个冰场。老庞说,有机会他们也喜欢去冰灯游园会走走看看,伴着璀璨的冰灯,大伙儿合张影,“我们心里想着,这么漂亮的冰灯那是由我们一块块采出来的,心里挺暖挺乐呵。”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丁瑶瑶

  张文魁安呈浩摄

(责编:汤龙、孝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