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为“养老”奉献青春 这群“90后”很特别

2017年10月30日08:53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原标题:这群“90后”愿为“养老”奉献青春,他们做的是什么工作?

新华社沈阳10月29日电(记者王炳坤 徐祥达)这份工作收入不高,无比辛苦,需要付出细心、耐住寂寞,只为给“天下父母”们一个安乐晚年……重阳节前夕,沈阳一名“90后”养老护理员在网上发帖,讲述照顾失能失智老人的点滴心得,触碰很多网民“扶老”“助老”的柔软神经。

养老院护理员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做养老护理需要怎样的耐心与坚守?“90后”年轻人为何愿放弃新潮、自我的生活方式,接纳这项工作?记者对他们进行了探访。

“从畏惧到陪伴,我要做老人的拐杖与棉袄”

“每天5点起床、6点给老人擦身、7点喂饭、9点抱老人到轮椅上去做康复理疗,之后每两个小时翻身一次;定时换尿袋、按摩、吸痰,尽量多陪老人说话……”

近日,沈阳养老护理员张文静在网上写下这样一份工作时间表。1993年出生的张文静是沈阳市养老服务中心的一名护理员。在这里,她主要护理失智失能老人,他们多数行动不便,有的生活无法自理,甚至不能说话,日常起居全靠他人照料。

有的人把养老护理想象得很简单,可现实并非如此。喂饭时,张文静凑近老人,小心翼翼地把饭勺伸过去,常常是老人一抬手,就把食物打翻了。有时喂一顿饭,她得换四身工作服,洗两次脸……

这样的遭遇不算什么。有时候工作餐刚吃到一半,张文静就被叫去帮好几天没有上厕所的老人排泄。护理员们有人扶住老人,有人为老人按揉肚子,有人则在后面人工帮忙。有的失智老人会一边使劲一边手掐护理员,张文静的胳膊常常被掐得青一块、紫一块……

“尽管学习养老服务专业时,我就对这样的场景有心理准备,但亲身经历后才明白是怎样一种体会。”她说。刚开始工作时,她甚至心生畏惧,不愿面对老人,甚至不想干这行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件事却让张文静改变了想法。一天深夜,养老院的李爷爷突发高血压,须送医院抢救。张文静一路陪同,李爷爷被抬下救护车时忽然抓住她,含糊地说:“孩子啊,我还能回来不?我怕,你抓着我啊。”

那一刻,李爷爷信任的眼神打动了张文静。她意识到,这些孤独的老人几乎把护理员当成了儿女和依靠。这之后,细心照料、贴心陪护,做老人的拐杖与棉袄,成了她的目标。

张文静的经历令网友感慨。“是啊,老人的孤独谁能理解呢?”“好姑娘!敬业,有爱,作为一枚‘80后’要向她学习!”不少网友这样留言。一些自媒体平台也纷纷转载张文静的帖子,沈阳当地的微信公号“沈阳同城会”的运营负责人史雪峰说,她的故事提醒我们多关心长辈,同时也鼓励年轻人参与到关爱老人的队伍中来。

青春开出不同花朵,养老院里也有多彩生活

记者来到张文静的工作场所,沈阳市郊的棋盘山下的一座安静院落,走进院里,可以看到或在散步,或坐在轮椅中的老人,而陪在身边的护理员中,有不少像张文静这样的年轻人。

沈阳市社会养老服务中心是一所“公建民营”的大型养老机构,目前入住老人500多名,其中失能失智,需要特殊护理的老人就占了将近一半。而全中心100多名护理员中,“90后”就有近40人。这些年轻女孩能否照顾好卧床老人?他们又为什么愿意走进老人的世界?这是萦绕在记者心头的问题。

麻利地给老人系上围嘴,3号楼护理员何倩端起餐盘,一边轻声呼唤老人,一边一勺勺将食物喂入其口中。同样是1993年出生的何倩,她所在这栋楼里大部分住的是失智和行动不便老人。“刚开始护理工作时手忙脚乱,而且要克服心理障碍。”她说。

在中心,护理人员定期学习、操练,对基本的急救、康复、按摩、护理知识和手法烂熟于心,她们还能熟练操作智能洗浴机、按摩水床、台阶缓降器等进口先进设备。24岁护理员孔淼说,有的家属一开始质疑我们年轻,但看到我们熟练掌握护理技术,真能俯下身子细心呵护,也就慢慢信任我们了。

张文静介绍,逢年过节,她们都会编排舞蹈为老人们演出。一些意识正常,行动灵便的老人还能就读“老年大学”,参加诗社、乐器学习班、书法绘画班等。中心还开辟了一方菜园,让大家体验田园的劳作和收获。

多彩的生活,让很多老人从一开始不愿来,现在儿女想接都接不走。从沈阳市重型机械发展处退休的周学军奶奶说,我们在家孤单啊,儿女上班,孙辈上学,还是这里热闹。“谁说养老院不好?我看这些孩子比谁都有耐心!”听到这些,张文静心里暖暖的。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我们在做光明的事业

据辽宁省老龄产业协会统计,目前全省专门的养老护理员有较大缺口,而且流动性大,很多护理员没有受过系统的专业培训,这都成为养老服务亟待补齐的短板。

像张文静这样的年轻护理员之所以越来越多,除了有一颗人文关怀之心,养老事业的光明前景也是吸引他们就业的因素之一。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老吾老以及人之老,随着老龄化社会到来,如何给老人提供优质、专业服务,日益受到社会关注。

近年来,沈阳社会养老服务中心多次组织骨干护理员前往日本学习老年护理知识,提倡护理员不断摸索改进服务细节。中心还与有关政府部门合作,在沈阳市多个社区设立居家养老服务站,并从年轻护理员中选拔管理者。“这让养老护理不仅是一个服务岗位,更是一个创业舞台,给我们带来无限可能。”张文静说。

提及未来,张文静向记者表露了自己的梦想——回到老家赤峰市农村,开一所专业化养老院。“我想用学到的护理、管理知识,去服务家乡的老人们,让他们在晚年不再寂寞,乐享时光!”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