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户制钢丑闻:“日本制造”神话再遭重创

2017年10月27日10:21  来源:经济参考报
 
原标题:神户制钢丑闻:“日本制造”神话再遭重创

日本第三大制钢企业神户制钢数据造假丑闻最近不断发酵,相继遭到欧盟航空局的“封杀”和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同时引发各国对曾经处在神坛上的“日本制造”产生怀疑。

神户制钢沦陷

继三菱篡改汽车燃效数据、高田篡改安全气囊测试数据后,百年老店日本神户制钢成为第三家曝出篡改多项产品出厂数据丑闻的日本企业。

神户制钢创建于1905年,主要生产具有特殊用途的高附加值产品,世界顶尖的特殊金属材料,几乎都出自神户制钢。材料、机械、电力是其三大主要业务,全球多数大型制造企业以及军工企业,都是神户制钢的客户。据神户制钢称,世界上每2辆汽车中就有1辆使用该公司汽车阀门弹簧用线材,其汽车铝板材占日本市场50%份额,铁路车辆用铝型材占日本市场最高份额。

10月8日,这家公司承认,旗下工厂及子公司涉嫌大面积伪造铝、铜制品的有关数据。神户制钢副社长梅原尚人当日在东京召开记者会上表示“深刻反省,表示歉意。”声明说,今年8月底公司内部调查发现,旗下3家工厂和1家子公司长期篡改部分铝、铜制品的出厂数据,冒充达标产品出售。过去一年中,涉嫌造假的产品包括铝制品约1.93万吨、铜制品约2200吨、铜铸件约1.94万件。梅原还称,工厂“存在完成出货目标的压力”,但否认有来自总部上层的违规指示。

随后,问题产品范围进一步扩大。10日,神户制钢内部调查显示,除铝、铜制品外,其铁粉产品也存在数据造假问题。

10月11日晚,神户制钢召开记者会,承认用于制造液晶屏的合金产品也存在数据造假情况。

10月12日,神户制钢社长川崎博也公开致歉,称造假产品流入约200多家境内外企业,违规行为可追溯至十年前。

10月13日,神户制钢又称,新发现了涉嫌不正当行为的9类铝、铜、钢铁线材、特种钢等产品,共计11000吨。川崎博也承认,除日本本土公司外,其在泰国、中国和马来西亚等国家和地区的子公司也有数据造假问题。

10月20日晚间,深陷造假丑闻的神户制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承认公司在近期自查过程中,又发现了新的违规行为。

集团下属的多家子公司、一线工厂都存在篡改、瞒报、捏造质检数据的情况。其中,从事金属厚板加工产品的子公司篡改包括厚度在内的产品出厂数据,并将不达标的产品提供给了客户。神户制钢相关负责人在记者会上还透露,日立等多家客户企业已要求其承担更换问题产品所需的相关费用。此外,公司还新设了由第三方组成的“外部调查委员会”,就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展开进一步调查。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2006年,神户制钢旗下两家炼铁厂就被曝出排放废气不达标,且篡改排放废气数据欺骗当地政府。其中之一的加古川制铁所,利用这种手法已经有30年之久。

由于无法弄清篡改铝制品、铜制品等性能数据带来的影响,在本月30日公布2017上半财年报表前,神户制钢将根据与客户就费用负担进行磋商的情况,来决定是否撤回2017财年业绩预期。

神户制钢原来预计2017财年净利润为3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亿元),然而违规导致巨额损失的风险正在上升。据报道,JR东日本和JR西日本两大铁路运输集团拟要求负担更换零部件等所需费用,汽车厂商如果进行产品召回(免费回收及修理),预计也将提出相同要求。此外,一旦被追究刑事责任,神户制钢还可能被处以巨额罚款。

波及范围广泛

由于神户制钢拥有大量客户,其中不乏海外客户,公司造假丑闻掀起的风暴,不仅席卷了日本的汽车、新干线、飞机等核心基干产业,涉及日本的火箭、导弹、战斗机等航天、军工等领域,还直接影响到欧美大企业,使他们忧心忡忡。

在日本,问题产品波及丰田汽车、三菱重工等约200家日本企业。尽管尚无安全危害出现,但公司必须在规定时间就任何安全问题向日本工业部报告,并在两周后提供更为详细的叙述。

日本自卫队很多武器装备均使用神户制钢的问题产品。日本经济产业省10日在记者会上说,收到了来自三菱重工、川崎重工、斯巴鲁、石川岛播磨重工集团四家企业的报告,证实其生产并提供给自卫队的武器装备中,使用了神户制钢提供的有问题的铝、铜制品。在日本10日发射的H2A火箭上,其实也使用了上述问题产品。

10月19日,神户制钢遭到日本官方认证机构“日本品质保证机构”的调查,并发现其无缝铜管没有达到日本工业标准(JIS),该标准认证是对日本工业产品安全性的证明。

在面临可能失去日本工业标准(JIS)认证的同时,神户制钢还迎来了日本国土交通省的调查。日本媒体报道称,10月23日,日本国土交通省开始调查神户制钢位于三重县的Daian工厂,这家工厂为三菱重工研发的日本首款国产喷气式支线客机“三菱支线客机”(MRJ)提供材料。日本政府对MRJ寄予厚望,因而在研发上极为谨慎。然而,MRJ的研发由于遇到了各类预想不到的困难,其正式上市时间,比预期推迟了整整3年。

造假丑闻之火也蔓延到日本最引以为豪的新干线列车。JR东日本公司总裁对外表示,日本最新型的N700新干线的关键零部件,使用了神户制钢的材料, 某些铝合金零件的拉伸强度虽低于日本工业标准规格,但远高于载重负荷,因此安全无虞。

由于铝和铜在制造业领域使用广泛,特别是铝卷,是制造汽车、火车、飞机的主要材料,所以神户制钢的问题产品也“坑”惨了一众日本“队友”,其中包括本田、马自达、三菱、日产、铃木和丰田等知名车企。

除本国企业外,国外用户也纷纷中招。10月16日,日本日立公司生产的城市间高速列车正式在英国伦敦投入运营。首发途中,这辆高铁不仅因为技术故障晚发车25分钟,甚至在途中出现空调大面积漏水现象。据报道,该车辆采用了神户制钢的问题零件。

通用汽车、福特、空中客车、波音等公司也忧心忡忡。空中客车公司说,没有直接从神钢采购产品,但正在调查供应商提供的产品是否包含神户制钢制品。神户制钢去年7月宣布,已开始向起落架大型制造商法国赛峰公司提供钛部件,用于空客新型客机A350XWB的起落架。

10月18日,欧盟航空安全局发布声明,建议相关企业暂停使用神户制钢产品。该机构在声明中表示,由于神户制钢数据造假已有多年,涉及产品广泛,据此欧盟航空安全局提醒欧洲航空企业注意这一事件并提出“初步建议”:建议从事设计、制造和维护的相关企业“仔细检查供应链”,以确定是否及何时使用了神户制钢产品。同时,这些企业应把结果通报给客户和主管部门。欧盟航空安全局还建议相关企业,“如果有替代供应商,应暂停使用神户制钢的产品,直到涉事产品被确认合格”。

美国司法部也已着手调查神钢产品在美国市场的使用情况,16日要求神户制钢美国分公司提交相关产品资料。神户制钢在10月17日的声明中称,会全力配合司法部的调查。

据称,潜在受害的大约500家企业将就相关产品更换和检查的费用陆续向神户制钢寻求赔偿。其中“海外客户尤其是美国和欧洲的大客户索赔数额将尤为巨大。”

审视“日本制造”

曾几何时,人们为拥有一件“日本制造”感到骄傲,日本制造仿佛是“精益求精”的代表,“完美工艺”的化身。然而,一系列知名企业相继曝出造假丑闻,令过去以“高品质”为卖点的日本制造业遭受拷问。

日本政府日前表示,希望神户制钢篡改数据的丑闻快速解决,并且对日本制造商的声誉感到担心﹐因为这一事件将使这些企业难以证明将工厂留在日本国内的合理性。

神户制钢社长川崎博在10月12日的记者会上表示,“神户制钢的信誉已降为零。” 日本经济产业省制造产业局局长多田明弘12日称﹐一些人已经表示﹐神户制钢的数据篡改丑闻,可能影响对日本制造业的整体信任度﹐日本经济产业省非常担心这一点。

随着神户制钢数据造假事件的深入调查,近日,四家日本汽车制造商集体发布对外声明,称神户制钢供应的铝部件没有安全问题,希望借此消除消费者对产品质量的担忧,不要给日本汽车业再增加不必要的新麻烦。

英国《金融时报》罗列了近两年一连串令“日本制造”黯然失色的造假丑闻,其中很多都与日本汽车业制造业相关:

上个月,日本国土交通省调查发现,日产汽车使用无资质员工负责整车检查,日产不得不宣布停止销售6万辆新车。今年6月,全球最大的安全气囊制造商日本高田公司申请破产,该公司因为气囊存在安全隐患,导致大众、通用汽车等多家公司被迫召回数百万台汽车。去年4月,三菱汽车倒在“燃效门”之上,该公司承认,对旗下多款汽车的油耗数据弄虚作假,而这一造假行为持续了25年……

新加坡《海峡时报》称,“尽管暂时没有安全问题,但这一事件已严重波及日本制造业的名声。”美国《纽约时报》也评价道,神户制钢数据造假,破坏的是整个日本制造业的声誉。

《日本经济新闻》在题为《“日本制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的评论中,反思走向世界的日本生产经验和模式存在极限。该报的另一篇文章则表示,社会对企业丑闻的态度越来越严苛,一个丑闻不但关系到企业自身的存亡,还会让不知道产品有问题而采用的客户企业失去信誉。日本制造业一向引以为豪的企业自律、自净、自我纠偏能力正在受到严峻考验。

个案不能得出日本制造业能力下降的结论,但一系列个案尖锐地反映出日本企业和日本社会很多共性的问题。包括企业的职业道德在内,日本社会这些年在走下坡路,由于原来水准较高,走下坡路的现象未能引起人们足够的警觉。

在一系列丑闻中,涉事日本企业纷纷给出了“内部管理、高管品行、业绩压力”等原因。众多日本制造业中的领军企业曝出篡改、造假、隐瞒、谎报等丑闻,无疑暴露出日本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深层危机。

德国咨询巨头罗兰贝格的一项统计显示,日本企业的单位时间生产效率已降至欧美的2/3左右。罗兰贝格日本法人社长长岛聪指出,“受各自为政和组织封闭化的影响,工作产生重复的情况很多,结果导致了很多浪费”。在他看来,日本制造企业过去追求的全球市场占有率,逐渐让位于资本收益率。“今后,日本企业如何转型、日本经济如何升级,已成为决定日本是复兴还是沉没的重要因素。”长岛聪还说,日本制造业的“堕落”是全球化大潮下日本经济环境巨变的冰山一角。

日本立正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苑志佳认为,制造业问题频出的根源,在于日本制造业内部的金字塔型分工。他认为,制成品企业在塔尖,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在塔底。长期以来,最终制成品企业习惯于以牺牲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的利益来追求自身的产品换代,要求材料和零部件供应商在技术和成本上跟进。而进入本世纪后,虽然工业制成品技术革新日新月异,但供应商们却越来越跟不上龙头企业的节奏。开发新材料等需要巨大投入,而这些企业已不堪重负。

日本舆论认为,从被吹捧为“日本第一”到持续20多年的经济低迷,严峻的现实沉重地打击了日本国民的士气。企业内部普遍出现员工士气低落、职业道德下降的现象。员工的责任感和“热爱公司”的精神,已经大不如前。无论是产品质量的数据造假,还是反映企业盈亏的财务数据造假,共同点都是为了制造一个成功的假象。日本企业以前与美、德等发达国家比质量,现在又面临中国企业的竞争。中国产品的质量不断上升,使日本领先的空间越来越小,这种环境下产生的焦虑感,令日本企业更加希望加强和维持自身的成功形象。当实际做不到的时候,就走上了造假之路。

此外,全球制造业都处于升级转型之中。科尔尼管理咨询公司日本业务负责人梅泽高明说,日本制造业的问题在于没有推动业务战略和盈利模式的升级,而只是仅仅改变了达到目标的管理模式。总之,在经历制造业空心化后,日本仍在寻找制造业的生存之路。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