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触网低龄化,戒网瘾关口要前移

2017年09月25日11:12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儿童触网低龄化,戒网瘾关口要前移

网络对儿童而言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让儿童更早接触现代人必备的网络知识和技能,为他们打开通往无远弗届的未知世界的大门;另一方面,过早触网也容易让儿童沉溺于网络游戏等虚拟空间不能自拔,容易对儿童的正常学习和成长造成影响和干扰。

最近发布的一份广东省少年儿童网络素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广东省儿童触网出现明显的低龄化趋势,超过23%的学龄前儿童(3—6岁)每天使用网络的时间在30分钟以上,5岁时使用网络时间超过30分钟的儿童达到31.9%。8.5%的7岁儿童进行过网购,14.4%的7岁儿童在网上发布图片、视频或文字,一些儿童3岁就开始使用QQ和微信,10岁时QQ接触率达到52.9%。

广东是我国社会经济比较发达的省份,互联网普及率较高,该省儿童触网可能比其他地方更早,网络在儿童中的普及率也可能比其他地方更高。如果把广东省儿童网络素养状况的数字稍稍降低一点,或许就能代表全国儿童网络素养的平均水平,但这些数字稍稍降低之后,仍然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特别是,低龄儿童使用网络不只为简单的娱乐,而且尝试网上社交和网络消费,小小网民在数字化技能上学习成长迅速,很多儿童在14岁时,网络行为和数字化技能全面反超家长,这些都让成人不无尴尬甚至倍感被动。

现在是网络勃兴的时代,只要是在互联网覆盖的地方,几乎每个儿童刚一出生,就“泡”在网络的汪洋大海之中,儿童触网的年龄越来越低,使用网络行为越来越成熟,学习掌握网络技术的能力越来越强,应该说都是网络时代的正常现象。然而,网络对儿童而言也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让儿童更早接触现代人必备的网络知识和技能,为他们打开通往无远弗届的未知世界的大门,另一方面,过早触网也容易让儿童沉溺于网络游戏等虚拟空间不能自拔,容易对儿童的正常学习和成长造成影响和干扰。

家长、教师可能在网络行为和数字化技能方面被儿童反超,但在监护、引导儿童的网络行为,帮助儿童提高网络素养,防止儿童染上网瘾方面,成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种责任随着儿童触网年龄越来越低,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和迫切。

监护、引导儿童的网络行为,帮助儿童提高网络素养,关键是要优化儿童使用网络的环境,兴网络之利而除网络之弊。随着网络技术和网络社会迅猛发展,兴利具有一定自发性和“惯性”,除弊则需要更大的责任感和更多的主动性。如果父母、教师疏于监护与引导,触网年龄越低的儿童,可能比触网年龄高的儿童更容易染上网瘾,而且儿童染上网瘾年龄越低,沉溺网络空间的程度就可能越深,最终戒除网瘾的难度也可能越大。

近年来,一些家长把孩子送到戒网瘾学校进行治疗,不少治网瘾学校管理混乱不堪,个别学校甚至非法拘禁、暴力体罚致人死伤,造成十分恶劣的影响,也凸显了一些地方未成年人网瘾高发的困境。对照这一现状,儿童触网日渐低龄化和儿童网络行为日渐“成人化”,从一个侧面提醒我们,戒网瘾需要从低龄儿童抓起,戒网瘾的关口需要从高年龄段儿童向低龄儿童前移,才能尽可能做到防患于未然,把戒网瘾难度和成本降到最低。

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预防和戒除儿童网瘾最好的办法是家庭教育和生活教育。既然使用网络已经成为孩子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需要家长陪伴孩子一起使用电脑、手机,告诉孩子控制使用电脑时间,上网时不能进入哪些链接,要注意甄别不良信息,防止网络诈骗等。在家长经常性陪伴下,孩子能够逐渐养成良好的上网习惯,自觉控制上网时间,屏蔽一些不良信息。

如果孩子已经患上网瘾,最基础的矫正方法仍然是生活教育,家长要以最大的耐心和善意,给予孩子更多的陪伴和交流。如果发现孩子患上严重的网瘾,单靠父母之力和以家庭为主体的生活教育,已不能遏制孩子网瘾不断加重,就亟须学校、政府、社区、社会组织、企业伸出援手,为家长和孩子提供专业性救助与服务。这些做法都值得我们参考借鉴。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