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打了大胜仗

胡佳林

2017年07月19日07:21  来源:人民网-辽宁频道
 

坐落于葫芦岛东南海滨的中冶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就是昔日响当当的葫芦岛锌厂。这家拥有80年历史的老厂,在新中国成立后数十年中创出“亚洲第一,世界第二”及称雄国内有色金属行业的辉煌。然而,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企业管理不善积弊爆发,导致生产经营陷入恶性循环,连续多年亏损,负债率高达249%,昔日的“辽老大”竟成了“烫手的山芋”。

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辽宁代表团参加审议并指出,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推进干部作风转变,深入实施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全面做好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各项工作。

习总书记的亲切关怀,极大地激励着辽宁的国有企业改革。在辽宁国有企业改革阵容中,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今日成为了排头兵,成为兄弟国企在改革中争相“复制”的目标。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自2013年改制以来,有色金属产量增长48%、工业总产值增长105%、利润增加4.5亿元、缴税增长80%。2016年,葫芦岛有色集团在辽宁省经济增长规模中占有5%席位,在葫芦岛经济增长规模中占1/4席位。今年上半年,企业有色金属产品产量完成21.2万吨,同比增长2.36%;化工产品产量完成42.92万吨;工业总产值完成62.4074亿元,同比增长45.8%。

厂容趋美士气旺

“天蓝水清花满园,绿树丛中搞冶炼;职工爱企生产忙,谈起混改心舒畅。”一走进机关大楼,就听到了副总经理王峥强说起了上面这首赞美诗,王总强调这不是说过年话,而是企业现状的真实写照。

然而在改制前,企业多年积弊爆发,连年亏损负债率高达249%。同时,厂内二氧化硫及烟尘排放严重超标,上电脑看卫星图片厂区上空灰突突的;厂内不敢停车,因为车过尘起,立刻就看不见车了;女工不能穿裙子、丝袜,男职工不敢穿白衬衫、白袜子。改制后,获得宏跃集团7亿元用于治污减排:9700万元用于挥发窑烟气治理、4501万元实施“煤改气”工程,获得热值是原来的6倍,既消除了污染,又解放78名劳动力;现在国家标准为每立方米含400毫克二氧化硫,而企业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已降至200毫克/立方米。

3年多来,企业陆续拆除的厂内高架钢铁管线高达两万多吨,这些碗口粗的管线黑乎乎的,早就是无用的摆设,拆除后厂内视野开阔了。加之大规模种树、栽花,厂区几天就变一个样。集团党委书记张正东入厂30多年,他指着厂区的灌木墙说:“改制前这树墙夏天被二氧化硫熏得焦黄干枯,那时厂里也年年栽树,但死的多活的少。今年从厂外运来5000车客土用于栽树,清明节开始一周栽下52万株小刺槐等树苗。” 青工才勇说:“我经常早早进厂打扫卫生,给小树浇水,在花园林地拔草,我对厂子和家没两样。”

7月的一天厂里一声令下,员工们两个小时就把4公里长的围墙粉刷一新,成为海边一道“蓝白相间”的风景线。

深挖潜力广增效

老国企家大业大,似乎有挖不尽的潜力。“省一分钱比赚一分钱更容易”,董事长于洪这么说也这么做,员工们就跟着这么说和做。厂内铁路需要改造,按改制前的打法外包出去要花几百万元,大家自己动手,一举就把几百万元省了。葫芦岛港是新建的港,缺少货源,企业不失时机地分步实施,先把进口原料到达港从秦皇岛港转向锦州港,再从锦州港转向葫芦岛港,港运费一年就节省7000万元;单是直供电就年节省一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企业今年上半年节电2016千瓦时、节水7.8万吨、节焦炭9596吨、节煤油2.29万吨,饱尝了内涵式扩大再生产的甜头。

7月3日,人民日报发表题为《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的文章,称“企业家是一种稀缺的社会资源”,于洪说“看后心里非常暖和”,他认为国企职工队伍更是一笔巨大财富。党委书记张正东介绍,职工中老少三辈、四辈在锌厂的都有,干部工人都怕“买断工龄”下岗回家,3年前正是听到于洪“不让一名干部工人下岗”的承诺,职工们才认可他的。果然,于洪只带两个年轻人上任,家住绥中县的他每天往返200公里上下班,他把自己领导“八家子矿国企改制”的模式复制到锌厂,大获成功。

于洪是一位“面似张飞,智如孔明”的生意精:企业要购买制锌板设备,销售厂家报价285万元一套,于洪让采购部门货比三家之后再谈,销售厂家降价至230万元,后来于洪出面沟通,销售厂家又从200万元降至190万元。

做大蛋糕重分配

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今年上马的年产40万吨高端复合肥加工项目,拿出多项资源性投入与秦皇岛华瀛磷酸有限公司合作,对方负责产品销售。引来关内资本,实现互惠发展,这是企业外延式扩大再生产的一手妙棋。为了“做大蛋糕”,企业特聘一位德国青年专家,给出了百万人民币的年薪。

“职工日子过好了,企业才能好。” 于洪如是说。3年来企业投入两亿元涨工资,双职工给两份采暖费,一年花出采暖费近2000万元。青工马健说:“服兵役两年后入厂,每月拿到手工资为724元,第一月买了两件衣服就剩100元了。过春节加班能月薪拿到手超千元,高兴的不得了。现在每月拿到手3000元了。”

青工王少武与妻子同在锌厂,生了一对双男孩儿,改制前两人月薪合计2500元,小两口双双“啃老”,小王下班后还要发挥车工特长去打工。而涨薪后小两口月收入6000多元,两人再不用“啃老”了,小王也不另外打工了。小王说:“我经常早7点到厂,直奔食堂的4亩菜园子去拔草,干到8点上班。锌厂也是我的家。”

记者采访中,工人们纷纷夸改制:休息室空调节器、饮水机配齐了,生产环境改善了。以前厂里只在青工中选拔技术状元,奖千元;现在启动了生产一线技术状元选拔赛,百十人产生一个状元,奖万元。大家生产热情高涨。

“锌厂在我心中一直是伟大的,当年红红火火时工人搞对象都好搞。”于洪感慨地说,“我初来时只调研两天,就感觉企业一定会好起来,于是提出了‘一年起步,二年大发展,三年翻一番’的目标……能为这样的万人企业做点好事,我心里可舒服了。”

(责编:汤龙、孝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