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光少女》沈阳点映 当年“甄玉娆”变身“闪光少女”

2017年07月18日15:29  来源:辽沈晚报
 
原标题:当年“甄玉娆”变身“闪光少女”

电影圈正在经历着大换血,周冬雨、春夏等一批90后“最佳女演员”的诞生,让公众看到了新鲜血液们的活力和实力。现在,90后最佳女演员阵营可能又要添上一员大将了,这就是徐璐。还记得《甄嬛传》里面的甄玉娆吗?徐璐很小就已经出道了。最近热度高涨的青春片《闪光少女》,让不少业内人士预测,徐璐终于要火了。

这部由《失恋33天》编剧鲍鲸鲸再度执笔,徐璐等一批年轻演员主演的青春片,在上海电影节传媒关注单元一举拿下了包括最佳编剧、最佳新演员等五项大奖,女主角徐璐也因为这部影片开始吸引到更多注意。昨日,徐璐携《闪光少女》在沈阳亮相。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被问到有没有信心给“90后最佳女演员阵营”再添一人,她露出惊恐表情说:“我不敢说这话,吓死了!”至于有没有预感电影公映后自己会大火,徐璐受宠若惊地表示:“没有没有,不敢想。”

“闪光少女”私下萌萌的

徐璐自费买面膜送影迷

《闪光少女》被外界给予厚望,也是因为它不是一部走套路的“痛青春”电影,而是一部励志的热血校园题材。

电影讲述了徐璐饰演的学习民乐的少女陈惊,为了追求西洋乐师兄,与男闺蜜和小伙伴组成2.5次元乐队,用民乐大战西洋乐。

电影除了有不少燃点,徐璐等年轻演员们也让人感受到了青春气息。1994年出生的徐璐今年才23岁,昨日在点映现场,她也不时流露出小女孩的可爱,比如在台上看到有记者拍照,她就会摆出萌萌哒的剪刀手,还自掏腰包买面膜送给现场影迷。

徐璐说,编剧鲍鲸鲸找到她来演这个角色,可能也是因为她本身就有点神经大条。“我之前的表演比较常规,这个电影是青春系加二次元,所以大家看到我的表演是有点夸张的,现场也有表演老师教,但我也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接受。”虽然有跟角色很像的地方,但也有许多不同。徐璐说,首先自己就没有片中的陈惊那么勇敢:“比如说主动表白什么的,我不行。”

另外,她表示自己也没有做过什么叛逆的事情。“我从小就是个特别听话的孩子,真的是特别听话的那种,我从我哥身上看到一些,比如我姑姑说你要去银行工作,但他就要自己创业,结果现在想去银行也去不了。看到这些,我觉得也是要听听父母的话。另外我上学的时候也是很规矩的,没做过什么叛逆的事。”

片中的陈惊最开始并不喜欢扬琴,她学习扬琴不过是因为母亲的要求,被记者问到自己有没有被父母逼着做事,徐璐马上说:“舞蹈啊,我从4岁学跳舞,那时候哪懂什么爱好,纯属家长逼的。我那时候想当画家,我哥哥学画画,我就想当画家。我妈还让我去学过电子琴,不过学一半就放弃了。但其实是有利的,现在想想有点后悔。可以说我的梦想是因为我父母的坚持而来的。”

徐璐跟记者说,拍《闪光少女》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美美的造型。“那天我自己看还说,就是没有一个好看点的造型。但这就是很多人的人生,不是很多人经历一个事情,最后就能够有一个惊人的变化。陈惊就是那种土土的普通女生,没有什么特点,扔到人群里也不会被看到,但电影就是要表达,很弱小的也一样会发光。”

感慨新人不容易

努力争取每一个角色

电影中的年轻演员们为了演好角色,用了很长时间来学习乐器,徐璐就练习了很久的扬琴。

“拍这个电影也是希望大家看到,民乐也可以很酷、很燃。我们戏里每个小伙伴都很认真的学习乐器,我印象中扬琴是很简单的,就是两个棍儿敲敲,当你真的去了解,才知道没有那么简单。”

最近很多年轻演员被批太浮躁,而徐璐为了一个角色用很长的时间去学习乐器,被记者问到是怎么沉得住气坚持下去的,徐璐也为年轻演员叫屈。

“我最近也跟老前辈演戏,跟‘高书记’演戏。我以前就跟他合作,第一次见他就吓得要死,现在也是。他在现场从来不坐,第一次见面我坐着,看他站着,我说您坐啊,他说不坐,怕把衣服弄皱了。其实我觉得年轻演员会忽略很多细节,不是不努力,就是没有老演员做的那么好。比如拍戏棚里温度很高,他穿戏装,有移动空调房,我们年轻演员会进去坐,但他就只在棚里呆着。我们是会忽略一些细节,但是我们也会很努力向老前辈学习的。”

出道很早的徐璐,已经凭借《甄嬛传》中甄玉娆的角色,让很多观众认识了她,她承认自己一直都是幸运的,但作为新人,她也感慨“路走得很艰难”,对这部小成本影片能够受到关注,她很惊喜。

“作为新人,也没有什么大制作找我啊。首先也没有流量,为什么要找你。你没有东西出来,没人觉得你是可以演戏的,觉得你是小朋友。有个演员曾经说过很怕自己闲下来,这个我印象很深刻。所以我每天去工作,不敢有休息的时间,去争取每一个能争取到的角色。这部电影我知道没有人会因为我们几个新演员去看电影,但上海电影节给了我们机会,传媒关注单元给了我们五个奖,让大家能关注到这个电影,我们也会继续努力。”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