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 购买力缩水影响民众生活

记者 李 锋

2017年07月12日06:5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澳大利亚 购买力缩水影响民众生活

  澳大利亚公平工作委员会日前宣布,自7月1日起,将全国最低工资标准上调3.3%。与此同时,总部设在悉尼的澳大利亚管理学院近日发布的报告则显示,澳大利亚人的工资涨幅处在历史最低水平,民众生活成本上涨的速度超过工资的增长幅度,消费者信心持续下滑。反对党工党的一名官员也表示,“工资涨幅处于历史低位,甚至大踏步后退,澳大利亚人正在过着艰难的日子”。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澳大利亚人的工资涨幅同比只有1.9%,而通货膨胀率却达到了2.1%,民众的实际购买力显著下降。2017年,工人的工资有可能下降0.5%到1%。有专家认为,在当前经济疲软的大环境下,工资大幅增长是一种奢望,而这样的状况至少还要持续一年。收入水平下降以及家庭债务的持续增长,导致央行降息的压力增加,这种状况持续的时间越久,给经济带来的隐患就越多。

  澳大利亚社会服务部发布的《澳大利亚家庭、收入与劳动力动态调查》报告显示,从2009年起,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澳居民失去加薪机会,工作时间缩短甚至失业,家庭可支配收入总体呈下降趋势。这项从2001年开始的调查显示,澳普通家庭可支配收入在2009年达到最高点,2011年比2009年下降5%,虽然2012年之后有所提高,但2014年仍比2009年减少0.7%。从2010年到2014年,澳家庭财富下滑了3.3%。

  近日,澳大利亚各大城市的幼儿教师走上街头,要求当局提高全行业的工资待遇。活动组织者表示,由于收入过低,他们大部分工作时间几乎相当于义务劳动,很多人仅仅是因为热爱这个职业而工作。“但是‘热爱’支付不了账单,支付不了家里的抵押贷款。”澳大利亚管理学院公司业务和研究部总经理贝尔认为,过去3年,企业的员工培训费用缩减了15%,半数企业甚至没有像样的培训项目,员工的职业发展前景黯淡,澳大利亚就业市场出现固化,正在丧失流动性。

  澳大利亚总工会秘书长麦克马努斯对媒体表示,工资涨幅低迷和就业保障缺乏已经影响到了国民生活。她呼吁联邦政府采取措施,保障工人的劳动权益,比如冻结今年7月1日起将要实施的削减加班费法案,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等。

  不过,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麦卡利斯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整整一代人都无法拥有稳定的就业,这并非个人选择,而是社会能够提供的工作岗位都不稳定,这种状况是不正常的。”很多人甚至变成了外包工甚至临时工,这不仅大大增加了他们的生存压力,也使他们的生活因朝不保夕充满了不确定性。他认为,政府必须采取行动改善当前的经济和就业形势,否则将影响社会稳定。

  (本报堪培拉7月11日电)

(责编:王斯文、孝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