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扶贫专项资金支持 以前富一个 现在富一村

记者 刘洪超

2017年06月27日07:1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以前富一个 现在富一村(纵横对比看民生·脱贫②)

  核心阅读

  贫困户难摘穷帽,往往因为缺少技术、门路和资金等因素,严重影响了自我发展能力。这需要党和政府的帮扶,需要自立自强,需要有领着干的把贫困户组织起来抱团闯市场,找到可持续的脱贫门路。

  村支书韩立有正是这样的带头人,他依靠种植灵芝发了家。在扶贫政策引领下,他又成立合作社,带动村里贫困户入股,平时有工资,年底有分红,帮着乡亲们摘掉了穷帽。

  辽宁农民韩立有不认命。

  年轻时,家里穷,他要出去闯,有路没路,闯了再说,气得老爹半年没跟他搭句腔。他也不在乎,背着一床被、攥着十几块钱,一头扎进了城。

  城里的工作难找,韩立有让人家扔出来好几回。最后,在一家制药厂落了脚,当上推销员,靠着勤奋肯吃苦一路做到全省的总代理。好歹进城扎下根,别人早就图安稳了,韩立有偏不,又折腾回村里,先种食用菌,后种虫草,可都因为没摸准市场的门道赔了钱。

  韩立有不甘心。把娶媳妇盖房子的钱都支出来,再种灵芝。这下对了路,一种发了家。

  自个儿富了,守着产业过日子,挺好不是?韩立有又琢磨上了,这回,借着国家扶贫政策,他要带着400多名贫困乡亲,靠灵芝,摘穷帽。

  种灵芝,买了全镇第一辆轿车

  韩立有的老家,在辽宁省西丰县郜家店镇胜利村,是个穷窝窝。

  “俺们胜利村自然条件较差且人多地少,村民全部土里刨食,村民们住的是土坯房,院子围墙都是用苞米秸扎成的,人家外村的女娃都不愿意嫁到我们这里。”村民于长声告诉记者。

  韩立有想拉着乡亲们一起致富,路子就是种灵芝。

  10年前,韩立有从电视上看到吉林蛟河正在举办食用菌大会,他坐了10多个小时的汽车赶去,“到了蛟河黄松甸镇,我才算是开了眼界,更找到了自己努力的方向。人家一个镇95%的农户都在种植灵芝,每户每年至少能挣20万。”

  回来后他建了15个大棚,全部种植灵芝盆景。“最初我种植灵芝主要是观赏,每个棚能产500棵左右,没想到第一棚就卖了个精光,一盆能卖个三四百块,15个大棚两三个月就卖没了。”凭借着独特的眼光和坚持不懈的努力,老韩发了家,还购买了全镇第一辆小轿车。

  看到老韩发了财,有些村民就经常来到他家里聊聊天,可就是不好意思提种灵芝的事,老韩却开门见山:“你们就提供土地,我负责备苗、技术和销售,有钱大家伙一起赚。”2011年底,在全体村民的拥护下,老韩被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人家村民信任咱,咱也得带大伙干出个样子来。”

  有工资有分红,村里贫困户全都脱了贫

  2012年,灵芝盆景的市场也持续走低,老韩又盘算上了。

  “灵芝要是光观赏也没有物尽其用,其实灵芝籽实体和孢子粉都可以入药,市场需求量很大,要想让全村人都致富,这是个好路子。”老韩紧接着就成立了药用菌合作社,可如何让村里的贫困户加入进来他却犯了难,“贫困户没有资金,不懂技术,我就降低门槛,50块入股金我也收。”

  后来国家有了好政策,通过扶贫专项资金,以合作社做担保,每名贫困户能申请两万元来入股,县里鼓励贫困户通过土地、劳务、资金等参股入社,这就解决了贫困户生产没项目、管理缺技术、销售没门路的难题。“有了强大的后盾,咱就能甩开膀子带着大家伙一起奔小康了。”

  51岁的闫金芹和身有残疾的儿子相依为命,“我本身心脏不好,干不了重活,到哪打工都没人要,可立有不嫌弃我们,让我们在合作社打工,去年一年我光工资就赚了13600元,年底还有个2000元的分红,过春节的时候,从没喝过酒的我还和儿子喝了点酒庆祝了一下。”

  “在合作社打工的40多个贫困户,平均年龄63岁,最大的76岁,他们干活效率不高,而且多有疾病缠身,但我每天都给开80元的工资,就这一项一年他们就能挣个七八千块,不仅如此,加入合作社的贫困户年底还有分红,就是最差的年景,按人头最少还能分1000块。”韩立有告诉记者。就这样,经过4年多的发展,全村的53户贫困户142人顺利脱贫。

  村民王福生和老伴都已经74岁了,儿子儿媳因车祸致残,孙女还在读书,韩立有就来到他们家免费给老两口搭起了大棚种植木耳。“咱东北农村的院子大,我就让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在庭院里立体种植黑木耳,咱提供技术和销售,他们也能自食其力,保证不再返贫。”

  免费办班传授种植技术

  韩立有在胜利村的成功,还影响和带动了周边很多乡村。

  “人家胜利村以前都不如咱,现在发展得这么好,咱们也应该去跟人学一学。”一位邻村村主任告诉记者。2016年,韩立有借助财政扶贫专项资金180万元,扩建灵芝大棚87个,摆放裸地木耳90亩,带动胜利、平原、宣化、富春4个村的123户、415个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栽培木耳和灵芝,让贫困户平均每人每年多收入6000多元,全部顺利脱贫。2017年,合作社又争取扶贫再贷款250万元,灵芝大棚扩建至200个,裸地木耳发展到150亩,带动贫困户150户,户均增收8000余元。

  “来客人了,赶紧收拾房子,炖个灵芝鸡。”韩立有打电话告诉妻子。原来老韩将一些品相不好的灵芝打成粉用来养鸡,每当有外地客人来他都会让大家伙免费品尝,每次来村里参观,老韩都像来了贵客,对于自己的种植技术更是毫无保留。

  “我平均每个月都要接待十几拨客人,除了周边县区的农户外,最远的还有陕西的农民来参观学习,就为这我特意盖了10多间客房供他们住宿,来回的路费我也给报销,平时我们还通过电话或微信联系,有啥困难随时问我。”而到了冬天农闲的时候,老韩就免费给大家办药用菌的培训班。“虽然语言组织得不咋地,但还是能把事情讲清楚,也不图个啥,就是让大家伙有个奔头。”

  “我们县有贫困人口4.19万,是辽宁省15个重点贫困县之一,近几年来通过整合中央扶贫专项资金,吸引社会闲置资产,投入到有发展潜力,有扶贫意愿,能带动贫困户就业、脱贫效果好的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种养大户等经营主体,由龙头企业或农民专业合作组织带动贫困户确立项目,发展生产,既解决了贫困户生产没项目、管理缺技术的难题,又增加了贫困户的资产性收益。”西丰县县委书记康冠华告诉记者。

  据了解,西丰县将全县18个乡镇规划出三大功能区,并将全部贫困人口联接到产业链上,南部的特色产业示范区乡镇的贫困户大力发展梅花鹿、柞蚕、中草药材、榛子、烟叶等特色产业和乡村生态旅游业;北部现代农业示范区乡镇的贫困户加入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及农业龙头企业,建设城市高端人群瓜果蔬菜供给基地、绿色食品生产加工基地,以产业基地带动脱贫;中部工业核心区的生命健康产业重点企业吸纳农村劳动力进企就业,以创业就业带动脱贫。

  目前,西丰县已发展出家畜养殖、果菜食用药用菌苗木花卉种植、田园观光生态旅游、绿色食品生产加工、农村劳动力培训就业等脱贫致富产业18项,扶贫产业链上吸纳贫困人口1.2万人,实现人均增收3500元以上。

(责编:王斯文、孝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