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店老板编纂60万字东北话“词典”

蔡红鑫

2017年04月25日11:19  来源:辽沈晚报
 
原标题:书店老板编纂60万字东北话“词典”

夏万良历经30年,写出60万字《中国东北话词典》。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驻阜新记者 蔡红鑫 摄

在阜新市有一位书店老板,历时30载,将这些特色鲜明的东北话收集起来,编纂成60万字的《中国东北话词典》,他还自己造了一个字,上面是个“我”字,下面一个“心”字,念“wěn (稳)”,是我的意思。

这位书店老板说:“在阜新西部、锦州等地区,许多当地的百姓都这么说,但是光有音,没有字,所以我才自己创造,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认可。”他的名字叫夏万良。

编纂词典 源于抄字典

在阜新市清河门区有一家名为“华夏”的书店,夏万良就是书店的主人。夏万良拿出厚厚一大摞打印稿。这份打印稿约有60万字,是他耗尽半生精力,用30年时间编纂的成果。因来之不易,夏万良把它当成宝贝,还给它起了个名字——《中国东北话词典》。

夏万良为何要编纂这样一部词典,这还得从他上学的时候说起。学生时代,夏万良学习成绩优异,平日里就有读字典、抄字典、背字典的爱好,心中有着美好的“大学梦”。可天不遂人愿,1980年,一场大病让夏万良住进了医院。出院后,家里已经负债累累,在继续学业和谋生挣钱之间,夏万良忍痛选择了后者。出院的第二年,夏万良摆起了地摊——租小人书。自己看完的书出租出去,用挣到的钱再买书,既能继续看书,又能补贴家用。

1984年,他报名参加自考,在备考期间,夏万良在现代汉语学习素材上知道了中国有八大方言区,每个方言区都有各自特点,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夏万良对方言、特别是家乡的东北方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学习之余,有意识地搜集东北方言。后来,夏万良顺利拿到了辽宁大学的自考文凭,而他的东北方言也搜集得越来越多……

一晃儿30年,夏万良只要听到身边人,特别是老年人说有地方特色的东北话,便迅速记录下来。此外,他还注意搜集小说、戏剧、小品等文艺作品中的方言。

编纂过程中,夏万良翻阅了大量的字典、词典,甚至《辞海》、《词源》等工具书,经过无数次的增删修改,到2010年春节,一部100多万字的初稿问世了,后来又经过删减,形成了如今的60万字的版本。

最自豪 自己造了一个字

“旮嗒”是他研究的第一个东北方言词,仅仅这一个词语,就研究出了6种含义。这6种含义中,夏万良总结出了附在这、那、哪等字后面,表示地点,相当于“里”;量词,相当于小段儿、小块儿;排行,老旮嗒等意思。再比如,“贼”字,加在形容词前面,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小偷”,而是一个副词,表示“特别”、“极其”的意思,还有比“贼’程度更强烈的“贼拉的”,例句:这孩子贼拉的淘!

夏万良编纂字典,并不仅仅是简单的搜集、整理和罗列,而是在大力钻研的基础上,有了自己的研究成果,令他最自豪的是,他自己造了一个字,“我”下面加一个“心”,读作wěn,(“稳”音),是“我”的意思,是他根据“您”和“怹”,创造出来的,这不仅丰富了东北方言,也补齐了汉语体系中第一人称的代词谦称和敬辞,独具东北方言特色。

夏万良说:“在阜新西部、锦州等地区,许多当地的百姓都这么说,但是光有音,没有字,所以我才自己创造,希望引起相关部门的认可。”

在创作之余,夏万良最关心的还是这部词典的出版。“目前,辽宁已经近30年没有出版过关于东北方言的词典了,最近出版的还要追溯到1988年,这本词典如果能出版,将填补近30年来的空白。”夏万良说。

特别渴望这部凝聚半生心血的词典能够出版,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阜新、锦州、庄河等10个市(县)入选了国家方言保护点,这部词典出版后,能更好地促进东北方言特别是辽宁地区方言的保护与研究。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