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曼蒂克消亡史》&《长城》“死磕”:究竟鹿死谁手?

2016年12月16日09:29  来源:大连日报
 
原标题:《罗曼蒂克消亡史》&《长城》“死磕”:究竟鹿死谁手?

  葛优

  章子怡

  浅野忠信

  马特·达蒙

  东方魔兽“饕餮”

  《长城》场面宏大。

  特约影评人孙宏伟

  不知从何时开始,兵家必争的贺岁档变成了每个影人释放野心的战场,我们再看不到家长里短的小幽默和小品式的开心一笑,取而代之的是投资、“卡司”、噱头越来越大的大制作,似乎距离贺岁片的概念与初衷渐行渐远了……

  作为2017贺岁档扛鼎之作,张艺谋新作《长城》(传奇、环球、万达、乐视联合出品)与章子怡、葛优主演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华谊兄弟“H计划”重磅之作)狭路相逢,于今日起展开正面厮杀。这也是万达与华谊兄弟继“《我不是潘金莲》排片风波”结下梁子后的一次捉对单挑,针尖对麦芒,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究竟谁能更胜一筹,着实令人期待。

  明星阵仗:噱头十足 各有千秋

  《罗曼蒂克消亡史》是一部见功力见气势的电影,没有绝对的主角,而是一部群像戏。影片群星荟萃,章子怡、葛优、浅野忠信均是知名度很高的演技派实力演员,另有闫妮、倪大红、杜淳、袁泉、霍思燕、钟汉良、韩庚等众多明星精彩出演。每个人,都是一段故事,呈现了众生之相。《罗曼蒂克消亡史》的题材类型和风格质感在当下的电影市场并不多见,众明星演绎出了旧上海社会各色人等的差异矛盾与爱恨情仇,让电影碰撞出很多新鲜好玩的火花。电影故事与一段风云诡谲的旧上海传奇有关,通过时间线索和人物线索的交叉叙事,做了一个情义、爱欲的生死局。

  而《长城》除了马特·达蒙、威廉·达福、佩德罗·帕斯卡这好莱坞“三剑客”之外,中方明星演员阵容,也足够闪耀:军师刘德华,殿帅张涵予,无影禁军五位首领景甜、彭于晏、林更新、黄轩、鹿晗,王俊凯的皇帝,郑恺、陈学冬的御林军,余心恬、刘琼的女军副将,无不是角色相似度、人气、颜值等综合考量的选择。国内电影市场,年轻人是观影的主力,有如此强大的全年龄段明星号召力,再加上张艺谋自己就是最大卖点。电影已于昨日抢滩上市,欲拔头筹的野心昭然若揭。

  从阵容对决看,双方势均力敌,旗鼓相当。

  类型发挥:风格迥异 衣马轻肥

  而《长城》的类型发挥似乎更充分一些,野心也更大。“它的目标不是同档期的贺岁大片,而是全球的巨制电影”(张艺谋语)。这部耗资1.7亿美元精心打造的奇幻巨制,有一个奥斯卡级别的全明星制作团队,来自《谍影重重》(编剧)、《阿凡达》(服装设计)、《加勒比海盗》(剪辑)以及顶尖的特效公司工业光魔。传奇影业用极度“乱炖”的形式打包了力所能及的商业元素,唯一的目标自然是生产出一部赚大钱的爆米花电影。

  杂糅了众多的话题元素,我们该如何定义《长城》的大片属性呢?张艺谋自己给出明确的答案:《长城》的核心就是“打怪”。然而,电影充其量只能算一部“非典型”怪兽片。怪兽片的关键是要塑造出独具风格和极高辨识度的怪兽IP来,而《长城》预告片里惊鸿一瞥的“怪力乱神”——东方魔兽“饕餮”,其实算不得超级大IP。要想守住站不住脚的类型弱势,发挥类型外的亮点来吸引观众就显得尤为重要。为此,张艺谋在片中乐此不疲地输出了诸多的中国元素符号:山海经、战旗、铠甲、宫殿,当然还有长城……对于一部商业大片来说,这无疑是既简单又容易表达的兴奋点和识别度。影片自始至终,都在一种奇异的视角和结构编织下,尽情挥发着天马行空的东方意象。

  与《长城》相比,《罗曼蒂克消亡史》更像是群星大秀演技的本土原生文艺片。这样的碰撞,似乎《长城》抢占了先机。而两者的发行规格确实不一样。与《长城》的玄幻题材相比,《罗曼蒂克消亡史》是一部旧上海的“花样年华”,黑帮、抗战、性、暴力、死亡以及随处弥漫着的旧上海风月调调,时时透出令人着迷的气息。影片叙事简练、风格冷峻,感情微妙悲凉的特质,则通过片中大量女性角色、潜在的感情戏份以及黑帮情谊慢慢渗透出来。

  《罗曼蒂克消亡史》既不是纯粹的文艺片,也不是一部套路化的商业大片。格局宏大,人物繁多,年代感和腔调感是这部电影显而易见的优点,但部分人物前后的命运交代不足是缺点。整体而言,这仍是一部个性十足,大胆而新鲜的黑帮片。这部与内地主流商业片略显不同的片子,接受起来也需要观众更多的投入与参与度,才会获得更多的趣味。

  市场前景:愈野心勃勃 愈压力山大

  名不见经传的程耳是一个非常风格化的导演。《罗曼蒂克消亡史》之前的17年间,程耳仅有《犯罪分子》(1999年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作品)、《第三个人》、《边境风云》三部作品问世,部部精良,在业内被称为“严重被低估”的青年才俊导演之一。《罗曼蒂克消亡史》是程耳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商业大片。作为一个长期被忽视的存在,程耳憋住了一口气,他太需要借此片一鸣惊人、扬名立万了。

  《罗曼蒂克消亡史》基本上沿袭了程耳2012年《边境风云》“冷酷杀伐,浮生若梦”的悬疑特质。程耳喜欢用镜头去表达他的想法,镜头语言和电影艺术是他的独到之处。看《罗曼蒂克消亡史》仿佛悬着一口气,这口气吊着你不断拨开导演设置的重重迷雾,在一段时空的长河里探求。这些特质给影片打上鲜明导演印记的同时,“导演没打算让大家一遍看懂”的传闻,也给普通观众的观赏带来了一定障碍。

  其次,题材似乎给程耳新片的成功带来了另一层阻碍。上个世纪张艺谋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和陈凯歌的《风月》相继告败之后,不仅让黑帮电影成了中国电影的绝唱,而且让老上海题材也在冥冥中染上“谁碰谁倒霉”的魔咒。即使姜文的《一步之遥》、娄烨的《紫蝴蝶》也都不能幸免。

  “老谋子”一向野心勃勃,从云南印象到2008年奥运再到今年杭州G20峰会开幕演出总导演,他被大众戏称为“国师”。据说在张艺谋介入之前,《长城》已经筹备了7年。显然张导是这部第一次向中国示好的好莱坞商业大片当仁不让的首选。

  《长城》更容易让人联想到2004年的《英雄》,当年是张艺谋第一次拍古装大片,这一次的长城也是张艺谋第一次拍魔幻动作巨制作,更何况还有真正的好莱坞团队保驾护航。

  对张艺谋来说,最大的压力是让中外年轻人都喜欢上《长城》。而眼下,能守住国内市场就是胜利。站在工业角度上看,《长城》是好莱坞流水线组装出来的一部绝对合格的商品,但怪力乱神的东方魔兽,能否赢得人心,还是一个未知数。“故事简明扼要、主题通俗易懂、节奏鲜明、视觉突出、戏剧冲突也丝毫不弱……”这个标准很有可能载不动中国观众极度挑剔的期待值。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