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迁文物承载沈阳故宫一段历史

杨 竞

2016年11月24日09:50  来源:辽宁日报
 
原标题:南迁文物承载沈阳故宫一段历史

碧玉灵竹仙鹤松椿图臂搁

核心提示

“曾在盛京——沈阳故宫南迁文物特展”正在沈阳故宫展出,吸引了参观者的目光。当年沈阳故宫11万余件文物南迁,在沈阳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之际,其中的90件南迁文物回沈阳与观众见面。这些文物承载着沈阳故宫的一段历史,当年文物南迁历时10余年,行程上万公里,文物保存完好,堪称世界文物搬迁史上的奇迹。针对沈阳故宫11万余件文物南迁的历史,本报记者采访了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所长章宏伟、沈阳故宫博物院展陈部研究员王丽。

南迁文物盖有“奉”字样

沈阳故宫,又称盛京宫殿,在清代曾经有近20万件清宫御用物品和内府秘籍从北京移送这里贮藏。1914年,这里的11万余件藏品被迁往北平古物陈列所。1933年部分藏品又随故宫文物南迁,辗转数地,后迁至南京。1948年底,部分文物精品从南京被迁往台湾。如今,原藏于沈阳故宫的文物分散在国内多家博物馆保存。

据王丽介绍,此次共展出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镇江博物馆和沈阳故宫博物院所藏文物90件套,展出的清供数量众多,有玉器、瓷器、珐琅器、书画等。清供是指放置在案头供观赏的物品摆设,当年主要陈设在沈阳故宫的飞龙阁、翔凤阁等处。

记者在展出现场看到青玉鱼龙花插、碧玉灵竹仙鹤松椿图臂搁等文物,其中乾隆款青白玉龙凤双孔水丞显示了乾隆时期玉雕的独特魅力,现藏故宫博物院。王丽对记者说,这件乾隆款青白玉龙凤双孔水丞曾藏于沈阳故宫东七间楼。东七间楼建于清太宗时期,分上下两层,原用作存放皇帝卤簿仪仗和乐器,俗称銮驾音乐楼。乾隆四十四年六月,一次就有十万件瓷器从北京送达沈阳故宫,存放在此楼中,直至清末。清代一般以鱼龙造型做花插较多,有单一的,也有成双的,但类似此件带一条小龙的还颇为少见。此花插雕工精细,造型独特,不但可以做插花用,即便单独陈设也堪称一件绝佳的艺术品。青玉鱼龙花插曾藏于沈阳故宫的保极宫,现藏故宫博物院。

在展出现场,记者看到一个黑漆描金龙凤纹葫芦式餐具盒,盒盖上有“奉天”字样。该套餐具盒就是在北平古物陈列所成立时从沈阳调去的,现藏故宫博物院。

王丽说,当年北平古物陈列所接收的沈阳文物,都有“奉”字标识,后来也称“奉”字贴文物,以表明其最初来源。

文物南迁分两步走

王丽说,当年沈阳故宫南迁文物是分两步走的,第一步是迁往北平古物陈列所,第二步是走中路到四川。

据王丽介绍,民国初年,按照优待条例,沈阳故宫及其原藏文物属逊帝小朝廷所有,由民国政府代为保管,后民国政府决定,将贮藏在沈阳故宫和热河行宫的文物运京收藏,并作展览之用。由此藏品开始其“南迁”之路。

1914年2月4日,北平古物陈列所正式设立。当年1月,民国政府内务部派治格等人会同内务府人员前往沈阳,在奉天省都督张锡銮协助下,分六次将1201箱114600余件铜器、瓷器、书画、书籍、珠宝、文房用品等运到北京。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故宫博物院为谋文物安全,动议转移储存,遂有南迁计划。1933年1月,日军入侵华北,平津危急。故宫博物院各馆处因而加速文物装箱工作,当年2月6日起运。之后,又经过约四个月时间,共运出五批文物到上海法英租界仓库。故宫博物院感于典藏责任十分重大,会同上海其他单位,成立临时监察委员会,办理南运文物监察事项。

据章宏伟介绍,文物南迁分南路、中路、北路三路进行运输:

1937年8月14日,南路80箱文物在南京浦口码头装船起运,运送到汉口,然后转陆路运到长沙,存放在湖南大学新建的图书馆内,准备在岳麓山下的“爱晚亭”附近开凿山洞存贮。长沙遭到轰炸后,1938年1月12日,这批国宝不得不再次起运,经桂林、柳州运到贵阳。因贵阳频遭空袭,1939年1月,文物转移到贵阳以西95公里的安顺县,贮存在南门外的华岩洞内。这批文物第四次迁移时用15辆卡车运抵四川巴县飞仙岩临时仓库。

1937年12月3日,北路文物沿津浦路北上,由徐州转陇海路到达陕西宝鸡,存放在西安行营的一个军火库内。潼关告急,北路文物在宝鸡停留不足三个月,只好再次迁往汉中,后来又迁到四川峨眉。1939年6月17日,北路文物全部运抵,分别存在峨眉县城东门外的大佛寺和西门外的武庙。北路疏散的文物共计7287箱。1942年冬天将藏于大佛寺的文物转移到峨眉城南四公里的许氏宗祠和土主祠。

1937年11月19日,中路文物由水路起运,开始运往汉口,渐渐上移,运到宜昌,以后又运到重庆。为躲避轰炸,实行疏散保存,文物抢运到宜宾,然后由宜宾换运到乐山安乐乡,择定一寺(大佛寺)六祠(宋氏祠堂、王氏祠堂、赵氏祠堂、易氏祠堂、陈氏祠堂、梁氏祠堂)为存储仓库。中路疏散的文物共9331箱。沈阳故宫的青玉鱼龙花插、碧玉灵竹仙鹤松椿图臂搁、青玉五蝠流云纹象耳衔活环葫芦式盖瓶、乾隆款青白玉龙凤双孔水丞、乾隆款茶叶末釉花浇、康熙款青花云鹤海水纹碗等由中路运输。

章宏伟说,抗战八年,文物万里关山,多次险遭灭顶之灾,如敌机狂轰滥炸,搬迁途中多次发生翻车事件,所幸都是有惊无险,文物未有损失。后方文物的保存也颇伤脑筋。为了确保文物安全,南迁期间的存藏,都有一定的工作程序,坚持有关规则制度。为使工作有所遵循,故宫博物院于1939年岁暮公布各项章则,又于1940年4月制定南迁文物点收清册记载订误暂行办法。关于文物的防护设备,则有防潮、防蛀、防险三项。

章宏伟说,抗战胜利后,三路故宫文物先后集中于重庆,于1947年12月全部运回南京朝天宫文物保存库。三批古物历经战火威胁及长途颠簸,没有一件严重破损或丢失,真可说是“天佑国宝”。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