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冯太后不简单:本是北燕王室后人却执掌北魏皇权

王岩頔/张 松

2016年11月24日09:49  来源:辽宁日报
 
原标题:本是北燕王室后人却执掌北魏皇权

“太和改制”浮雕(局部)。

核心提示

中国历史上权倾天下的女性很少,北魏冯太后就是其中之一。值得一提的是,在她领导下实施的新政的影响力甚至超越自身所处的时代,为我国历史上的民族大融合,甚至为隋唐的繁荣盛世奠定了重要基础。但史书上却没有留下这位“千古一后”的全名,仅称其为“冯氏”或“冯太后”。

引子

最近,广东省高州市冯氏后人正积极与我省朝阳市联系,准备派人回乡祭祖,由此,再次引起人们对“三燕”的关注。

本文所写的冯太后其实是发源于辽东的北燕帝国(409年-436年)王室后裔,是北燕末帝冯弘的嫡孙女。她出生之前北燕就已亡国,冯氏家族罹难,她幼时就经历了家族被诛杀的惨剧。

冯太后虽生于河北、执政山西,却始终心系故土辽东,她将一座木构佛塔(思燕浮屠)建于北燕龙城(今朝阳市)的宫殿遗址上,为祖父冯弘深情祈福; 她生前曾下旨在其陵寝下修建一座朝向东北的佛塔(思远浮屠),寄托其思乡之情……

建塔明志,

心系故土辽邦

北魏冯太后的永固陵位于山西省大同市北的方山。史料记载,冯太后非常喜欢方山,便叮嘱她的孙子孝文帝,说在她百年之后务必葬于此,不必与其夫君文成帝合葬。于是,孝文帝下诏,在方山之巅为冯太后修建永固石室。

太和十四年(490年)九月,49岁的冯太后与世长辞,如愿葬在这块风水宝地。《魏书》记载:依据冯太后“俭诲”的意愿,诏令“遵旨从俭,棺材质约,不设明器,不置素帐缦茵瓷瓦”。

冯太后的陵墓就建在方山山顶上,封土堆现高22.87米,呈圆形,基底为方形,南北长117米,东西宽124米。

山巅之上,北魏皇家园林的遗址痕迹触目皆是:陵园门阙遗址、冯太后的永固堂、孝文帝的虚宫万年堂、灵泉宫池遗址……俯视山下,可见“思远浮屠”遗址以及当年冯太后、孝文帝登山的御道。

据大同市新荣区文管所所长刘晓东介绍,永固陵历经八年建成,底方上圆,对应了“天圆地方”之说。永固陵曾先后三次被盗掘。金正隆年间,盗墓者从西北方打洞进入墓室,随葬品大部分被盗走。金大定年间,盗墓者再次进入墓室,前室的铺底砖全部被盗。随葬的大小石俑、石兽有的被盗走,有的被破坏。清光绪年间,永固陵第三次被盗,墓中残余物几乎被洗劫一空。

但永固陵一带仍存有大量的北魏遗物。在新荣区文管所保存的永固陵的砖与瓦既大又厚。在永固陵下的二级台地上,还出土过一口六个人都抬不动的大铁锅……

永固陵虽与辽宁相隔千里,却与辽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曾到永固陵考察过的辽宁考古学家冯永谦先生告诉记者,辽金时期的大同曾是大辽国的西京所在地,方山一带归属辽国管辖,自然带有或多或少的辽文化遗痕,如在永固陵上有辽代的建筑构件;又如闻名世界的大同云冈石窟,虽开凿、兴盛于北魏,但经辽代不断增修,才有今日的规模,云冈石窟上,有辽代佛寺遗址。因此,称云冈石窟是北魏、大辽两大王朝联手缔造的传世石窟,并不为过。

刘晓东向记者诠释了冯太后所建的“思远浮屠”的内涵:“思远浮屠”的“远”就是指远在东北方向今辽宁朝阳一带的冯太后故国“北燕”,所以“思远浮屠”也可以称为“思燕浮屠”,冯太后建“思远浮屠”就是为了纪念自己的父母之邦——北燕。

永固陵北另有一高约13米的土堆,呈圆形,是孝文帝为自己预建的陵墓万年堂。孝文帝迁都洛阳后未归葬此处,万年堂便成为一座空墓。

冯太后去世后,孝文帝为祖母守孝三年。随后,他继承冯太后的“太和新政”,不顾如涛的反对之声,毅然将北魏都城由平城(今大同)迁到洛阳,开启了鲜卑汉化的历史新篇。从那一天起,冯太后与孝文帝便以改革者的伟岸形象,定格为一座辉映华夏史册的不朽丰碑。

龙城五后,叱咤北魏朝堂

其实,冯太后经历了非正常的凄惨童年,不堪回首。她的祖父叫冯弘,是北燕的亡国之君。父亲冯朗在北燕灭亡前,投降了北魏,两年后,冯朗之妻王氏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冯熙,过了四年,又产一女冯氏,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冯太后。

冯氏6岁时,父亲遭人陷害,被北魏第三任皇帝拓跋焘诛杀,哥哥冯熙趁乱逃跑,年幼的冯氏被抓入宫中,沦为一名任人宰割的奴婢。

庆幸的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两位来自故乡辽西的亲人暗中保护了她。

其中一个是冯昭仪,她是冯氏的姑母。原来,在北燕被灭前夕,冯弘被迫将自己的爱女献给拓跋焘做人质,恳求和解,拓跋焘把这个女孩纳为妃子,此女就是冯昭仪。

另外一个保护冯氏的女人是常氏,她是北燕功臣之后,因国破家亡被迫栖身北魏后宫。常氏是北魏第五任皇帝拓跋濬的乳母,13岁的拓跋濬即位不久,生母郁久闾氏就死了。随后,拓跋濬尊常氏为保太后,接着,又尊她为皇太后。

为使自己的地位、权势得以延续保全,冯昭仪与常氏秘密结成了北魏皇宫里的“龙城派”,她们同气连声、积极策划拓跋濬迎娶冯氏,终获成功。正平二年(452年),冯氏被选为文成帝拓跋濬的贵人,这一年她11岁。15岁时被文成帝立为中宫皇后。冯氏身份陡转,由罪臣之女一跃升为堂堂帝后,从此踏上角逐北魏皇权的政治舞台。

三燕历史研究专家田立坤先生表示,冯昭仪、常太后、冯太后以及后来孝文帝的两位皇后(都是冯太后的侄女),合称“龙城五后”,她们一度掌控了北魏朝堂大权。谁能想到,当年被北魏灭掉的北燕王国的后人,居然在仇人的地盘当家做主、叱咤风云。

磨难重重,惊险夺权之路

冯太后一生两次称制,在夺取北魏最高权力的道路上,她遭逢了诸多对手。冯太后精于算计、出手狠辣,是你死我活的宫闱斗争将这位出身高贵的弱女子熬磨得冷血无情。

冯氏的第一个竞争对手是文成帝拓跋濬的宠妃李氏。这位貌美如花的李氏因一次偶然的机会被拓跋濬相中,成为这位英俊帝王的爱妃,还为拓跋濬生了一个儿子,这就是日后即位的北魏献文帝拓跋弘。若不把李氏扳倒,冯氏就无法夺得她梦寐以求的帝后之位。

按北魏开国皇帝道武帝拓跋珪立下的规矩,妃嫔为帝王生下孩子,生母必赐死,以防外戚专权。冯氏联手拓跋濬的乳母常太后搬出“立子杀母”的祖训,逼李氏自杀,拓跋弘交由常太后抚养。据说,冯氏也曾有身孕,但为保命,她亲手把自己腹中的胎儿给做掉了!

除掉李氏,冯氏就成为皇后之位的唯一人选。太安二年(456年),15岁的冯氏被立为皇后。文成帝与冯氏婚后倒也相亲相爱,怎奈天不予寿,和平六年(465年)五月十一日,文成帝英年早逝,崩于平城皇宫的太华殿,年仅26岁。

文成帝去世,年仅24岁的冯皇后成了寡妇,突然失去了丈夫与靠山,冯氏悲痛欲绝。《魏书》记载,“国有大丧,三日之后,御服器物一以烧焚,百官及中宫皆泣而临之。后悲叫自投火中,左右救之,良久乃苏。”自幼遭难且死过一回的冯皇后,她眼中的世界与过去已迥然不同了。

被逼死的李氏之子拓跋弘即位,称为献文帝,冯氏被尊为皇太后。这时,冯太后与她人生中的第二个对手太原王乙浑狭路相逢。这个乙浑是常太后提拔上来的人,按理应是“龙城系”一派,但文成帝一死,乙浑欺帝幼母少,权力欲极重的他立刻变得飞扬跋扈,无人能治。对付乙浑,冯太后展现出非凡的驭人手段。她不断给乙浑封官加爵,诱使乙浑利令智昏以致得意忘形,就在乙浑四面树敌又放松警惕之时,冯太后突起杀招将其诛灭,抖手之间,便将这个朝堂之上的庞然大物轻松搬掉。

冯太后碰到的第三个也是最厉害的对手,是献文帝拓跋弘。这个拓跋弘天生就对迫害过自己母亲的冯太后心存敌意。他执政后,处处与冯太后为难,冯太后所用之人一概不用,冯太后罢黜之人却每每官复原职予以提拔。甚至连冯太后寡居后宠爱的面首李奕,也被拓跋弘诛杀,据《北史·后妃传》载,“献文帝诛李弈,太后不得意”。

闹到最后,拓跋弘居然在平城阅兵,向冯太后公开挑战。面对来自皇帝的威胁,冯太后毫不手软,在公元476年六月的一天密令毒死了拓跋弘。对此,连《魏书》记载都不隐讳,“(帝)至六月暴崩,实有鸩之祸焉。”“显祖(献文)暴崩,时言太后为之也。”

此后,冯太后被尊为太皇太后,临朝听政,终于站在了北魏权力舞台的最高峰。此时的冯太后,正值而立之年,无论才识、气度还是政治经验,都更加成熟了。

锐意新政,泽被盛世隋唐

太和,是孝文帝的年号,历史上把这一时期的一系列改革称为“太和改制”,也称“太和新政”。由于旧史的记载,人们往往习惯把这一功劳尽数归于孝文帝,称其为“孝文帝改革”,而忽视了冯太后的实际作用。

其实,在公元490年(太和十四年)之前,从465年到467年,以及476年到490年,冯太后曾两次临朝听政,长达16年之久。而从471年到499年孝文帝共在位28年,孝文帝在位前期的十几年间,冯太后才是北魏的掌权者。

所以,冯太后才是“太和改制”真正的主持人,她一手调教的孝文帝掌权后采取的政策,不过是“萧规曹随”而已。

为何要改革?这与北魏帝国当时严峻的内外形势密切相关。为推动鲜卑族进一步封建化,改变旧习俗、旧制度就必然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同时,皇权与汉族宗主间的矛盾也日渐激化。

太平真君六年(445年)杏城(今陕西黄陵)一带甚至爆发了由卢水胡盖领导的大起义。摆在眼前的错综复杂的各种社会矛盾,使北魏统治者必须改弦易辙,必须推出符合时代发展的改革措施。冯太后从整顿吏治入手,拉开了她临朝称制时期改革的序幕,主要包括俸禄制、均田制、三长制三大内容。

公元484年(太和八年)六月,在冯太后的主持下,北魏仿效两汉魏晋旧制下达了“班俸禄”(即俸禄制)诏书。

在此之前,北魏没有统一的俸禄制,地方统治者在自己的辖区内,只要向上级缴纳一定的租调,就可以肆意搜刮民脂民膏,或以官商模式垄断国家资源,中饱私囊。

《魏书》记载:“爵而无禄,故吏多贪墨;刑法峻急,故人相残贼;不贵礼义,故士风无节;货赂大行,故俗尚倾夺。”吏治如此败坏,社会矛盾必然加重,冯太后于是颁布俸禄制,规定在原来的户调之外,每户增调三匹、谷二斛九斗,作为发放百官俸禄的来源。内外百官,皆以品秩高下确定其俸禄的等次。俸禄确定之后,贪赃满一匹者,处死。此法的实施,对普通百姓虽有“一时之烦”,但终能获“永逸之益”。

公元485年(太和九年)十月,冯太后在大臣李安世的建议下,颁布了“均田令”,从而揭开了社会经济方面的重大变革。

“均田令”是指国家对无主荒田以政府的名义定时、按人口分授给农民。均田制度使失去了土地的农民重新回归土地,使流亡无居者和荫附于豪强名下的佃客摆脱了束缚,成为政府的编户之民,从而增加了国家控制的劳动人口和征税对象,提高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这一制度,使北魏落后的社会经济结构迅速向先进的封建化的经济结构过渡,同时为经济结构的灵活运转补充了新鲜血液。“均田令”的颁布实施,标志着北魏统治者开始接受汉族的封建统治方式。这一制度历经北齐、北周,到隋唐约300年,不仅使北魏社会经济得到发展,而且奠定了后来隋唐社会的经济基础。冯太后主持推行的“均田令”,既对北魏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也为后世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政治遗产。

随后,冯太后又主持对地方基层组织——“宗主督护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推行“三长制”。重建北魏的地方基层机构,规定五家为一邻,五邻为一里,五里为一党,邻、里、党各设一长,合谓三长,由本乡能办事且守法又有德望者充任,负责检查户口、催征赋役、管理生产、维护治安,任三长者,可免除其家一至二人的官役。

在推行“太和新政”的过程中,冯太后遭遇了重重阻力,但她决意改革且雷厉风行。一些皇亲贵戚如怀朔镇大将、汝阴王元天赐,长安镇大将、南安王元桢仍不遵法度、殖货私庭,放纵奸囚,雍绝诉讼,冯太后皆削其官职封爵,贬为庶人。对贪赃枉法的权贵,冯太后没有存亲以毁令,而是灭亲以明法,严惩不贷。

据《魏书》记载,上述改革推行的同时,冯太后还下令兴修水利,盐铁官营;开放关津之禁,振兴贸易;去奢从俭,省汰宫婢;崇儒崇孔,大兴学校,维新文教,和尊周礼,断胡俗,昌明礼乐等。通过这一系列的改革,国家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社会安定,人口大增,盛世北魏由此灿然开篇,并为未来的隋唐大一统奠定了坚实的历史基础。

冯太后在北魏权倾一时,冯氏一族在北魏也是声威显赫。冯太后特意把同胞长兄冯熙的三个女儿纳入宫里,后来,孝文帝先后将两女立为皇后——史书上一称冯废后,一称冯幽后。孝文帝去世后,他的皇后也被赐死,曾经显赫一时的冯氏家族,逐渐败落。

孝文帝时期曾颁布十二大姓(鲜卑八大姓,汉族四大姓)为一等贵族。但这十二姓中,并没有冯氏。因冯太后的去世,冯氏家族地位一落千丈。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