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韵泠:一生所愿 广建贫校“为苦儿”

2016年11月18日10:53  来源:沈阳日报
 
原标题:张韵泠:一生所愿 广建贫校“为苦儿”

张韵泠速写肖像

吕洪臣/绘

老年张韵泠及夫人

奉天贫儿学校创办之初校址景佑宫

张韵泠

奉天贫儿学校师生合影

人物志·正传

张璞山(1895-1981年),又名张泊,字韵泠。辽宁省辽中县养士堡村人,教育家。曾和阎宝航等一起创建奉天贫儿学校。九一八事变后,参与编撰《TRUTH》(中文名为《真相》),揭露日军侵略东北真相。

沈阳故宫的太庙许多人都参观过,但鲜有人知道这里曾是香火盛极一时的明代道观景佑宫的旧址。因乾隆谕旨而迁至大南门外重建之后,景佑宫便随着清王朝一起没落了。

然而,就在这座道观的弥留之际,它却再一次成为沈阳历史的一个焦点。1918年,在这座残破的道观里诞生了“奉天贫儿学校”。这所后来蜚声全国的贫儿学校,在著名教育家黄炎培眼中就是一个奇迹。他在考察贫儿学校时说:“你们几位贫穷的师范生,既无地位权势,又无财力,竟凭一种志愿,白手起家,能创造出如此业绩,实属难能可贵了!”而沈阳“九君子”之一的张韵泠便是这所贫儿学校的创始人之一。

教育兴邦 创办“贫儿学校”

1895年,张韵泠出生在沈阳市辽中县辽河东岸那个人称“养猪圈子”(后改名为养士堡子)的村庄。1913年,张韵泠考入奉天两级师范学校,和进步青年阎宝航成为同班同学。实习期间,他和阎宝航一同改良私塾教育,深感到学校教育不能普及,聚谈中时常提及:“教育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我国学校教育不能普及,在城郊尤其在农村,在一般家庭尤其在贫苦家庭,这么大范围内的青年子弟,不能受到相当的教育,实在是国家一大损失。”他们认为学师范的学生就应当本着有教无类的精神,为普及教育尽其绵薄之力。

1918年,张韵泠从奉天两级师范学校本科毕业。这一年4月,为了实现教育救国的抱负,他和同学阎宝航、魏益新等一起,通过奉天基督教青年会(以下简称青年会)利用景佑宫三间破庙创办了奉天贫儿学校,第一笔启动资金也是青年会总干事普赖德赞助的十元钱。这所贫儿学校不但不收学费,还免费供给学生课本和文具。第一批就吸引了六七个学生,4月18日正式开班上课,奉天贫儿学校就这样诞生了。

两个星期后,在城内学校名声出去了,学生数目逐渐多了起来。1918年暑假,魏益新到北平读书,校事就由阎宝航和张韵泠两人担任,又是校长,又是工友,又是跑街的,样样都干。1919年,青年会选送阎宝航去北平青年会学习,为期一年,这一年张韵泠独自支撑学校事务。最难的这一年,在他的支撑下勉强度过。

1922年,贫儿学校宣布独立,经过几年的努力,这所学校获得了一定的声誉和社会上各方面的支援,特别是受到张学良和郭松龄的关注,他们经常给予物质上的帮助,相继请韩敬文杂技团募捐;请程砚秋先生演戏募捐;有朱子桥募捐;张学良节约伙食费捐款;储蓄会长张惠霖捐款……贫儿学校因此日益发展,除在沈阳城建立四所分校外,还在北郊开办了一所实习工厂,鼎盛期招收贫苦学生半工半读,共达千人左右。学校里除少数聘请的有薪金的教师外,多数是义务教员。郭松龄的夫人韩淑秀也在该校任义务教师。九一八事变后,贫儿学校停办,奉天贫儿学校从1918年创办到1931年,培育的学生达数千名之多,很多学生都参加了后来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

著名美籍华裔历史学家吴天威就是当年贫儿学校的学生。他的父亲吴文烈以教书为生,曾在奉天贫儿学校任教。吴天威的好友李涛(原辽宁省顾问委员会主任、沈阳市委第一书记)就是他在贫儿学校读书时的同学。九一八事变后,他们都流亡关内,成为1934年在北平创办的流亡学校东北中山中学的同学。

编撰《TRUTH》 保护抗日志士名录

1930年,张韵泠被青年会保送燕京大学社会事业专科学校学习。

1931年毕业后回沈,他在青年会继续从事进步的政治文化活动。1932年伪满洲国成立后,张韵泠以秘密隐蔽的方式,积极参加为接济地下党进行反满抗日而募集薪金的活动。这一年秋天,他曾因掩护共产党员李笛辰被日伪当局逮捕。因查无实证,被无罪释放。

对于《TRUTH》的收集和编撰,张韵泠在回忆文章中曾记载:九一八事变以前,在青年会的一些朋友们,常常因事接近,久而久之,逐渐形成了一个友谊小组,以刘仲明为召集人。“爱国小组”在得知国联将派遣调查团到东北进行调查的消息以后,大家一致认为必须集中火力针对日本在国联所捏造的用来掩饰其侵略东北、制造伪满罪行的谎言,以不可辩驳的事实以有力的揭露。之后,小组成员便分头行动,将所有从各方面收到的材料,统交给巩天民,转交给刘仲明。材料的整理编写工作,由张查理、毕天民、刘仲明三人担任,并由刘仲明汇总,请于光元作总的审校;编好后,请曲凌汉打印。《TRUTH》的编撰大约用了四十天,打印用了八天,都是在夜间进行的。

《TRUTH》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各种证据汇编,把全部证据都贴在一个大相片簿上,每项证据都编有顺序号码,并由张查理的夫人做了一个蓝色缎子外皮,上面绣有英文“真相”字样。第二部分是各项证据的详细说明。为便于外国人阅读,中文证据都译有外文。

国家社科基金特别委托项目“《TRUTH》史料研究”项目负责人、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洁认为,张韵泠除了在《TRUTH》前期搜集资料中有贡献外,事后他有一个作用不应被忽视:保护抗日志士名录。

《国联调查团报告书》发表后,由于提到曾经在沈阳接触到一些医生、银行家、教育家等这个事实,引起日伪的注意。他们顺着英侨曾宴请过英国代表这条线索开始了大肆的搜捕。日伪出动了大批日伪特务,将他们认为可疑的分子全部逮捕。小组中除了张韵泠以外,全部被捕。而巩天民在被捕时曾机智地将一本名录顺手放在格子里,并提示夫人保存好。他们走后,巩夫人打开一看,名录里全都是日常往来朋友的名单,巩夫人明白这本名册的重要性,马上藏起来。天一亮,捕人的消息一传出来,张韵泠立刻赶到巩家。巩夫人将藏在煤堆里的名册交给张韵泠,张韵泠将其立即销毁。根据众人回忆,这本名册上记载了张韵泠、巩天民等为接济地下党进行反满抗日而募集薪金的详细名单,一旦名册落入敌人手中,将有更多的抗日志士被捕。

一生所愿 频创贫校“为苦儿”

《辽宁教育人物志》中曾记载:1920年,在贫儿学校担任义务教员期间,张韵泠还任奉天基督教青年会文书、编辑干事,编有《奉天青年》《节制月刊》等,同年,河北省受灾,青年会派他赴河北省曲阳县灾区调查灾情并发放赈济粮食,获得当时内务部颁发的一等义赈奖章。1923年,因他创办奉天贫儿学校有功,又获奉天教育厅颁发的二等奖章。

抗日战争期间,阎宝航在重庆给在贵阳的张韵泠寄去七绝一首,前言:“怀老友张泊并忆当年共创贫儿学校:五载同窗共几席,十年分首各东西,相期胜利还乡日,服务仍须为苦儿。”

张韵泠一生为贫儿的志愿从未改变过。

1936年因日伪统治者监视迫害爱国活动日益加紧,他被迫离开沈阳入关。1937年,在南京新运会工作半年后,撤退至武汉任东北救亡总会秘书。1939年至1940年,又流亡至贵阳,任卫生部公共卫生人员训练所图书馆主任兼《育红》月刊编委会主任委员。1941年,在贵阳青年会内第三次办贫儿学校,招学生3班。1944年-1946年,在担任贵州难民国际协会秘书兼难民新村执行干事期间,成立难民协济小学,有学生3班。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年返回沈阳继续办贫儿学校,招收学生2班。1949年起,先后任北京劳动中学董事会秘书兼分校文书、北京万育农场副主任、北京市农林局文书等职。1980年被聘为辽宁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据张韵泠义女阎玉芳回忆,从回到北京之后一直到1981年去世,张韵泠的生活一直不宽裕,生活非常简朴。因有一手在蛋壳上作画的绝技,拮据时,他一度以此贴补家用。当时在北京,一些张韵泠在大学时的同窗也常帮衬他。刘仲明之子刘钟难回忆说,1981年,张韵泠去世的时候,已经90多岁的刘仲明听到消息后,坚持到其家中进行祭奠,送老友最后一程,父辈们在爱国小组中结下的情谊,是一辈子不忘的。

沈阳“九君子”与《TRUTH》

沈阳“九君子”——大学教授刘仲明、毕天民、于光元、张查理、李宝实,银行家巩天民、邵信普,社会教育家张韵泠,医学家刘仲宜。

1932年4月,国联调查团来到沈阳调查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及拼凑伪满洲国的侵华真相,却处处受到日伪方面“保护”,形同“囚徒”,无法接触到真正的“真相”。在沦陷区的血腥恐怖中,以沈阳“九君子”为代表的“爱国小组”,以生命为笔搜集、汇编成《TRUTH》,通过国际友人向国联调查团实名递交了这份英文书写的日军侵华原始证据汇编,希望对国联调查团“了解中国东北实际情况有所助益”。这套证据汇编“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一一揭穿了侵华日军的三大欺世谬论。其原始性、实证性、系统系、法理性独一无二,符合国联调查团的“证据标准”,成为国联调查团起草报告书的重要依据。1933年3月27日,根据《国联调查团报告书》起草的《关于中日争端的决议》,国联裁决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建立伪满洲国的行为是破坏国联盟约的错误行为。日本因此退出国联。在近代史上中国罕见地在外交上赢得了一定的胜利,推动国际社会对九一八事变和伪满洲国首次定性。存在13年多的“满洲国”始终是一个不被国际社会承认的伪政权,沈阳“九君子”立下首功(详细报道可查阅2016年9月18日《沈阳日报·盛京周刊》)。

《沈阳日报》九一八事变爆发85周年特别策划《九君子“真相”》第二章《人物志(六)》讲述的就是沈阳“九君子”之一张韵泠的故事。

记者 王远/文 王雁/翻拍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