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响应武昌起义 革命党人在辽西辽南发动武装暴动

2016年11月18日10:29  来源:辽宁日报
 
原标题:革命党人在辽西辽南发动武装暴动

民国时期,百姓在兴城(宁远)北门瓮城生活情形。

核心提示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在辽宁,从辽南的革命党人顾人宜起义打响第一枪,到辽西柳大年领导的宁远州起义,各地革命党人的起义前赴后继,作出了重大牺牲。

在兴城市,记者了解到,与辽南的辛亥革命起义不同的是,柳大年领导的宁远州起义鲜有人知。时任东三省总督的赵尔巽对革命者进行了血腥镇压,虽然宁远州起义最后失败,但作为辛亥革命期间辽宁地区爆发的为数不多的几次武装起义,动摇了清政府的统治,在我省地方史册上留下了可歌可泣的一页。

心存幻想 同盟会谋求的“不流血革命”化为泡影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由各地革命党人和进步人士组织的反清起义风起云涌,短短一个月内,湖北、湖南等13个省都宣告独立。

当时的东北被称为清朝的“肇兴之地”,清朝统治势力比较顽固,为避免局势混乱,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封锁了武昌起义的消息,采取种种措施防止革命运动发生。然而,武昌起义的消息还是很快传播到东北的革命党人和进步人士中间。

和全国其他地方的形势一样,辽宁的革命党人无不奔走相告,欣喜万分。同盟会辽东支部的张榕、商震、张根仁、徐镜心等人立即行动,谋划推动东三省独立事宜。

辽宁省历史学会理事张恺新告诉记者,东北新军中一些思想进步的官兵也在酝酿着响应武昌起义。张恺新说:“当时在奉天(今沈阳)以吴景濂为首的立宪派官员看到清政府大势已去,便极力拉拢张榕等革命党人,主张通过‘不流血’的方式,谋求独立。”

此时在沈阳的同盟会辽东支部成员,集合于北大营新军第二混成协协统蓝天蔚的司令部开会,酝酿如何响应武昌起义。根据磋商的结果,会议决定推举吴禄贞为“关外讨虏大都督”,蓝天蔚为副都督,组织成立关外革命军政府,并推举张榕为奉天都督兼总司令,吴景濂为奉天省民政长(即省长),分别委任宁武、顾人宜、朱霁青、邵兆中、祁耿寰等人为中、南、北、东、西各路革命军司令,随时准备发动武装起义,并决定于11月中旬成立“奉天保安会”,宣布独立。

但如何实现辽宁独立的问题,革命党人内部意见不统一。大多数人,包括蓝天蔚和张榕等都主张“不流血革命”,而主张使用武力革命的只是极少数人,“这其实埋下了革命失败的种子。”张恺新说。

11月6日,蓝天蔚、张榕、徐镜心、商震等东北新军将领和革命党人秘密集会,讨论奉天省(今辽宁省)独立,研究如何驱逐赵尔巽的事情。不料,由于蓝天蔚部下李鹤祥告密,赵尔巽得知了革命党人酝酿起义的消息。

其实在武昌起义爆发后,赵尔巽为首的顽固派便惶惶不可终日。赵尔巽迅速下令全城戒严,紧接着,他又对省内的新军军官训话,责令他们要忠君报国,切勿参与武装革命活动。赵尔巽还严禁各报社传播武昌起义的新闻,并派人到各地搜集革命党人活动的情报,以备随时镇压。当赵尔巽得知革命党人准备组织“奉天保安会”宣布独立并驱逐他时,赵尔巽更加心急如焚,便密谋抢先成立“奉天保安会”,乘机篡夺革命的领导权。

张恺新介绍,赵尔巽控制的“奉天保安会”一成立,就把阻挠、镇压群众运动,维护清朝反动统治作为首要宗旨。首先,“奉天保安会”陆续把张作霖巡防营的2500人调进奉天,加强军事力量,并下令“倘见暴动之事,则以敌人对待”。还在各城门严加防守,以免革命党人混入。

此后不久,赵尔巽罢免了蓝天蔚,逼迫其离开奉天。这样,革命党人和立宪派官员设想中的“不流血革命”化为泡影。

改变策略 革命党人奔赴辽宁各地策划共同举义

蓝天蔚等革命党人被驱逐,“不流血革命”化为泡影之后,革命形势急转直下,为了把分散的革命力量连为一体,并与“保安会”相对抗,张榕等革命党人于11月17日成立了“奉天联合急进会”。

据张恺新介绍,这个组织的主要领导者都是同盟会成员,很多人都是武昌起义之前就在东北各地进行革命活动的知识分子和军人。张榕出任会长,张根仁、柳大年、李德瑚为副会长,吴景濂等立宪派官员则担任参议。“奉天联合急进会”以“将以响应南方,牵制北军势力,使清帝不敢东归”和“建设满汉联合共和政体”为斗争目标。

张恺新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组织喊出的‘建设满汉联合共和政体’口号,是基于东北地区特殊的形势和革命势力的构成而确定的,许多满族的有识之士也加入到了革命阵营,包括张榕、宝昆等骨干都是满族人,他们的‘满汉联合’ 口号也团结了一批满族人士投身革命,这种情况是辛亥革命历史上东北地区的一个特殊现象。”

除了提出这些口号,“奉天联合急进会”一成立,就立即开展积极的革命活动。张榕等人感到在奉天“敌强我弱”,立即发动武装起义十分困难,便决定先在全省其他各地发动起义,待奉天军队分赴各地讨伐时,再乘虚而入,一举占领奉天。

按照“奉天联合急进会”的指派,除张榕等少数人留在奉天活动,商震、祁耿寰等赴辽阳,杨大实等赴开原,张根仁、柳大年等分赴北镇、锦西宁远(今兴城)一带组织武装起义。

张恺新说:“在分赴各地的革命者中,柳大年这一路的起义行动算是比较顺利的。1911年11月下旬,柳大年来到辽西,在锦西的钢屯(今葫芦岛市连山区钢屯镇)一带秘密居住,观察动向,伺机起义。柳大年这次来辽西,共带来24名追随者,他们中有柳大年过去的学生、旧部,也有愿意投身革命的热血青年。”

据介绍,“奉天联合急进会”到各地领导起义的三位副会长之中,柳大年的经历十分特别。张根仁是1905年加入同盟会的资深革命者,曾当过孙中山的秘书,参加过黄花岗起义; 李德瑚是安徽寿县人,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当时在奉天新军部队中担任参谋。相比之下,只有柳大年曾是典型的清朝官员,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领导发动宁远州起义的就是这个当过清朝正六品通判的柳大年。

记者在《双城县志》中查到:“柳大年,字蔓青,湖南长沙人,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任双城厅通判”。

《双城县志》 中还记载,柳大年为人正直,体察民情,支持义和团斗争,1900年曾领导民众抗击沙俄军队入侵,为了避免民众遭到杀戮,他只身赴沙俄军中谈判,使双城避免一场劫难。1904年,柳大年调任五常厅通判,双城人民为了表示对他的尊敬,先后为他刻立了德政碑一座,去思碑一座,以表达感激之情。1906年8月,柳大年因剿匪不力且误抓无辜百姓而被免职,此后以教书为业。

1911年10月,柳大年来到奉天,专门从事反清斗争。由于他的学识和从政经历,号召力很强,在“奉天联合急进会”成立时,他被推举为副会长。

随机应变 宁远州起义在意外中打响

1911年11月下旬,南方的革命党人曾计划乘轮船在葫芦岛一带登陆,但清政府对辽西的革命形势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赵尔巽得到密报,立即命令新民府潘统制率军队移防连山、高桥、葫芦岛等地,严加防范。由于清军驻防严密,革命党人酝酿在葫芦岛登陆的计划被迫取消。

与此同时,十分巧合的是,就在柳大年带领革命党人潜伏在辽西一带苦于无法找到契机发动起义的时候,1911年12月上旬,宁远州团山子村(今兴城市红崖子乡团山子村)及周边村民因为抗拒苛捐杂税而自发组成起义军,攻入宁远州城,被当时宁远州清朝官员惊呼为“民变”。

站在兴城市文物局门前,张恺新告诉记者:“清代的宁远州署衙门位置就是这里,当年团山子村民等组成的起义军围攻的就是这里。当时起义军大概有五六百人之众。时任宁远州末任知州王玉泉十分惊惶,龟缩在衙门内等待援军并与起义军对峙。”

柳大年得知这个消息后,觉得这是发动起义的极好契机。据《辛亥革命丛刊》记载:柳大年“欲乘机光复辽西一带”“以实行政治革命”,遂带领24名追随者来到宁远州,向暴动的农民讲述革命道理,号召大家齐心协力推翻清政府在宁远州的统治。

张恺新说:“由于起义军人数少,武器落后,很难在城里久留,柳大年来到宁远州进行了一番动员后,带领起义军撤出州城,进入安乐山一带休整。安乐山位于今兴城市郭家镇南面,是个海拔不到100米的小山,很难想象,曾经担任清朝官员多年的柳大年带领数百名农民在这里安营扎寨时发生过哪些故事。”

此时的柳大年还自立为“辽西大都督”。张恺新认为,当时柳大年的设想应是以宁远州为根据地,光复辽西。然而,清政府根本不容许有这样一支革命党人领导的起义军存在。赵尔巽得知柳大年在宁远州领导起义,自立为“辽西大都督”的消息,立刻派奉天左路巡防统领冯德麟前去镇压,捕拿柳大年等人。冯德麟却暗中派人捎信给柳大年,让他在清兵进剿安乐山之前赶紧离开宁远州。

柳大年意识到,无论人员、武器,起义军都难以抵挡清军的进攻,为保存实力,柳大年遣散了起义军,带领一些忠实的追随者离开了宁远州。据张根仁撰写的《关东革命始末记》记载,柳大年脱险后,曾带领部下携带武器解救被围困在北镇的张根仁,随后,张根仁因在战斗中负伤被清军俘虏,关押在狱中3个多月。

张根仁被捕入狱,那么柳大年是否也同时身陷囹圄,对此,史料的记载十分矛盾。张恺新告诉记者,亲历过辛亥革命、曾任辽宁省政协副主席的宁武有着这样的回忆:柳大年脱险后到了上海,后来就不明去向了。而在《章太炎稽勋意见书》中,则提到“柳大年,湖南人,在奉天倡义下狱”。

对此,张恺新认为,即使柳大年和张根仁一起被捕,到1912年初清帝退位后,他也应该和张根仁同时被释放,宁武的回忆说他后来到了上海也符合情理。总之,柳大年在领导宁远州起义失败之后,从狱中被释放后便离开东北,甚至销声匿迹,之后再也没有新的作为。

(本文照片由葫芦岛市政协提供)

□记者/王岩頔

庄河革命党打响

辽宁起义第一枪

辽宁历史学家张恺新告诉记者,辽南庄河一带的革命党人率先打响了辛亥革命在辽宁的第一枪。与宁远州起义及其他地区的起义遥相呼应。

1911年11月20日,革命党人顾人宜指挥的起义军突袭了驻扎在普兰店城子坦地区的清军巡防营,打响了辛亥革命在辽宁的第一枪。起义军作战十分勇敢,很快就将清军的巡防营打得大败,此战起义军共击毙、击伤清军百余人,首战告捷。

随后,11月27日,顾人宜宣布成立“中华民国庄河军政分府”,同时颁布了革命宣言,表明革命党人组织起义的目的是“率同志,举义师,遥应南方革命军,建新政,全民皆可享自由”。

此外,起义军还向日本关东都督府及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发出通告,要求日本“严守中位”;对内,则向驻守辽南一带的清军官兵招降。在革命党人的声威下,部分清军官兵向起义军投降,起义军很快发展到4000多人的规模。

11月29日,“奉天联合急进会”派出代表杨大实给辽南起义军授旗,顾人宜被任命为“中华民国军征清满洲第一军司令官”。

据 《盛京时报》(1911年12月6日)报道,就在11月29日,顾人宜还率领起义军攻打水门子(今普兰店莲山镇),清军大败,死伤百余人,而起义军只有4人受伤。

另据同日 《盛京时报》报道,起义军的军规和奖惩也十分严厉:如妨害中华民国军之进行者斩,奸淫妇女者斩,杀戮满人者斩; 掠取财物者斩,报敌人之军情者偿,能组织团体欢迎革命共谋战举者偿等。

张恺新表示,由于起义军有着“铲除贪官恶吏,拯民于水火,改良政治,造新国家”的明确目标,而且起义部队到处秋毫不扰,得到了群众的热情支持,因此辽南一带的革命斗争节节胜利,极大地震慑了苟延残喘的清政府。

面对遍布辽宁各地的武装起义,以东三省总督赵尔巽为首的顽固派采取了“剿杀”和“安抚”并用的两面策略。对威胁较小的起义,如宁远州起义,他派出大量军队,予以强力镇压;对革命力量较强、距奉天较远,且与大连日本租借地毗邻的辽南庄河一带的革命党起义,则采取了以“安抚”为主的政策。

随着各地起义军不断被镇压,革命形势日趋低落,面对清政府的军事压力以及“安抚”政策。最终顾人宜不得已改变了斗争策略,接受了赵尔巽赔偿的一万两白银,在不交出军权的条件下,将起义军改编为保护地方的巡防队。

镇压了各地革命党人的起义之后,1912年1月,赵尔巽对革命党人进行了严剿,开始大肆逮捕、屠杀革命党人。1月23日晚,赵尔巽派张作霖,在奉天枪杀了张榕。之后,又捕杀了100多名革命党人,白色恐怖笼罩着奉天。

直到溥仪于1912年2月12日下诏退位,赵尔巽还千方百计地想保住东北这块清朝的“肇兴之地”,2月18日,他才迫不得已下令东三省改用民国纪年。与此同时,他又下令,所有起义军和革命团体“应立即 解散,各安 旧业,倘不 遵命,则是有意扰乱,即严行剿办”。通过各种手段,赵尔巽将东北地区的革命党人驱逐出境,至此轰轰烈烈的革命斗争失败了,在“共和”的名义下,东北大地又重新恢复了封建势力的统治。

(责编:孝媛、汤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