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老公一起当模特

2016年07月15日07:53  来源:沈阳网
 
原标题:带着老公一起当模特

有个好心态

画室里的学生作品

睡衣上百件

▲下班路上

回家先喂鱼

独处时

点上一支烟

  “活着·影像志”致力于暗中关注那些城市边缘人,彰显他们身上难以觉察的来自生命本身的喷张之力。在这个“竞次逻辑”主导的时代,也许他们的生老病死无足轻重抑或转瞬即逝。但是,总有一些亘古不变的东西:比如人性、比如尊严、比如温暖、比如沉默、比如坚忍、比如沧桑……隐藏在众生颦笑之间。

  一身鹅黄色印花连衣裙,长卷发垂散在肩后,1.66米的婀娜身影从校园里走出,正是49岁的模特丁美佳(化名)。

  丁美佳是沈阳人,年轻时一心想考大学,无奈复读二年仍旧名落孙山。她做过理发师,1992年被一位美术老师发现,开始做专职模特。“刚开始很不自然,紧张,每次下课都是一身汗。”丁美佳说她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被人一直盯着看。“当模特并不是摆一个姿势就行了,需要有韧性,而且只有理解了作者想表达的美,才能当好模特。模特肢体、表情细微的变化,可能就呈现不同的感觉。”

  模特对于丁美佳来说是一份神圣的工作,以此圆了自己的大学梦,也找到了自己的价值。“老师和同学们都非常尊重我,把我画得那么美,我感觉很开心。”丁美佳很敬业,一种造型最久摆过2个多月。一次她的腿被电暖器低温烫伤,专注的她直到下课才发现。她买了上百件睡衣,以便创造出更丰富的画面。

  丁美佳平时还负责推荐兼职模特和进行初级培训。在丁美佳的引导下,丈夫李磊(化名)也做过兼职模特,有时候夫妻俩还一起出场。“一开始他也很不自在,后来就好一些了。”丁美佳的丈夫以前卖过鱼,现在是位木工。“我丈夫也没有固定工作,有一段时间没有活,我就劝他做模特,毕竟可以赚到钱。我做模特是因为喜欢,他做是为了赚钱。”说到丈夫,丁美佳一脸幸福:“他愿意我买衣服、化妆,他喜欢女人美。”如今55岁的李磊已经两鬓斑白,他仍时常骑着摩托车接妻子下班。李磊说:“别的模特在学校都用假名,而她一直用真名,我真的觉得无所谓,有些行为艺术比做模特还要开放,我爱一个人,她人好就行了。”丁美佳的儿子16岁了,他也做过模特,还曾经把做模特的机会让给班里家庭困难的同学。

  丁美佳说,很多人认为人体模特这个职业很神秘,或许有人对此无法理解,所以,她没有告诉亲朋好友自己的真实职业。

  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聂焱鑫摄 刘莹文

(责编:汤龙、陈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