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张作霖幼时常在张家店厮混 大车店就是小江湖

王敏娜

2016年05月16日10:23    来源:辽宁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核心提示

大车店早就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在依靠马车运输的岁月里,大车店是车老板和普通旅客不可或缺的落脚点,也是诸多行业赖以生存的“江湖”。

现在东北的许多地名,都是由从前大车店的店名而来。退出历史舞台的大车店,留给人们的不仅仅是回忆。

客房、厢房、马棚和当院,这是大车店的标配

5月10日下午,在盘锦市大洼区唐家镇,一座极具东北地域特色的大车店,正在紧锣密鼓地施工中。

记者看到,大车店的整体框架已经搭好。盘锦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副主任张明指着木架,比画着说:“大门口正对着的是大车店的正房,左边一排是厢房,右边是马棚,四周这些连着的半人多高的木桩相当于围墙,中间没有任何铺设的地方为当院。整个大车店由这四部分组成,形成了一个四合院格局。”

作为畜力交通工具时代的产物,大车店的主要功能是让赶马车的人在途中打尖休息,同时也让马歇一歇,吃点草料,因此带有客房、厢房、马棚和当院的四合院可以说是“标配”。

“大车店的功能虽然齐全,但却十分简陋,多是低矮的小土房。”我省著名民俗研究专家、辽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曲彦斌告诉记者,大车店是一种民办的客栈,只有普通的商旅、车老板及行人才会居住,官员和权贵们通常都在驿站留宿。

家住盘锦市大洼区田庄台镇的张素珍祖上曾开过一个著名的大车店——张家店。目前盘锦正在修建的大车店即以张家店为原型。

张素珍已91岁高龄,身体依然十分硬朗。在她的记忆中,过去的大车店的房屋是用土坯搭起的,院墙则是用泥草修葺。供客人休息的客房虽然是正房,条件也很差,房间一律为筒子屋,里头搭着南北两铺大炕。睡觉时,客人们都挤在大通铺上,大一点的能挤四五十人,小的也能挤十几个人。屋里也没啥像样的家具,顶多摆一个脸盆架子。

尽管大车店的居住条件十分简陋,但店家对客人的车马照料得还是十分尽心。大车店的马棚是三面有墙,一面留着宽阔大门的房子,当地人称之为“一面敞”,这样的马棚既结实又安全,同时还方便马匹的进出。另外,大车店里都有打更护院的人,以防客人的马匹和货物丢失。

据曲彦斌推测,至少在明代时期,辽东地区就已经开始出现大车店了。

冬天买卖好,生意红火时,门前土道被轧得溜光

“虽然东北大车店的出现时间目前还不能确定,但其与物质经济的发展密切相关。”曲彦斌说,自南宋以来,都市经济的繁荣带动了乡村经济的发展。马车作为当时陆地上的主要交通运输工具,使用率大幅提高。在路上奔波一天后,人困马乏,这时候,提供住宿和给养的大车店自然而然地出现在商道沿途。

大车店分布极有规律,就如同现在高速路上的服务区,每隔一段路程就会有一个。一般来讲,两个大车店之间的距离为20至30公里,差不多正好是马车行走一天的脚程。

那时的马车是木制车轮的花轱辘车,轱辘上钉满大铁钉,以减少磨损,这种车由于笨重,每天最多走几十公里。

早期的商贸道路有不少是从海、河航运码头开始,延伸至内陆。南来北往的商船带来的货物需要用马车向内陆运送,内地的粮食等物资也用马车运至港口,因此,有码头的地方都会有大车店。

盘锦市大洼区田庄台镇94岁的杨宝峰老人讲述,田庄台曾有一个大车店叫郑家店,几乎和田庄台同时出现。

当时,往返于辽河一带的马车的主要活动时间是河水封冻,帆船集体卧篙的冬季,也就是每年的11月至来年的3月。每到这个时候,各地奔往辽河航道码头的大车一辆接着一辆。也只有在这样的时节,容易翻浆的车道才能被彻底封冻,禁得住马蹄与车轮的踩踏和碾压。

大车店的运行时间与大车基本相同,最热闹的时候当数冬季。

与张素珍同宗的张氏后人张振昌说:“你知道张家店每年冬天生意红火成啥样吗?门前的土道都被轧得溜光。”

张作霖小时候常在这里厮混

大车店的生意红火带动了其他行业的发展,像钉马掌的、卖草料的、卖车具的、卖日用杂货的。此外,卖烟卷、花生、瓜子的小贩,说书唱曲的艺人“常驻”大车店。

“我太爷爷那时候不仅开大车店,还开了油坊和杂货铺,卖日常用品。”张素珍说,张家店的生意最红火的时候,正赶上住在附近村子的张作霖一家比较落魄,张作霖那时还小,经常来店里厮混。

“光绪十二年,盘锦一带发大水,张家店遭了难。当时水势太大,人只能站到房顶上避难。眼看着油坊里装油的大木头箱子让水冲走了,我太爷爷张凯当时急火攻心,在房顶上就过世了。”张素珍说,“我爷爷当年只有12岁,被迫离开了张家店。张家店由其他亲属经营。”

大车店红火起来后,各行各业的人聚集到这里,形成了一个小江湖。

每到晚上,大车店里灯火通明,三教九流粉墨登场。最受欢迎的是“唱蹦蹦”的,也就是一男一女,在台上表演,台下不断有人鼓掌、吹口哨、起哄。

“‘唱蹦蹦’ 实际上就是现在的二人转。可以说东北大车店与乡间的炕头地头一道培育了民间艺术‘东北二人转’。”曲彦斌说。

投宿的客人也越来越杂,不仅有赶路的车老板,还有混混、小偷,甚至土匪。这些人有的是临时休息一宿,第二天一早急着赶路,还有的专门挑机会偷别人的车马。那个时候,大车店里时常会发生车马和钱财被盗的事。

但就是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的场所,仍是车老板赶路途中必不可少的“家”,并且渐渐地有了等级之分,从大车店外面挂的幌子就能分辨出来。

据曲彦斌介绍,挂柳罐斗子的是一般的大车店,留车不备马料;挂一个梨包的大车店,只收驴车牛车,车夫睡大炕,没有洗脚水;挂一串罗圈的大车店,车、马、人都管,而且晚饭后还有免费的戏班子表演。

辽宁省不少地名来源于大车店

随着机动车的日渐增多,大马车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大车店也随之关门停业,大车店一词很少有人再提起。

但是,与大车店相关的地名至今仍在很多地区沿用。比如瓦房店市,就是以大车店的名字命名的。

据曲彦斌介绍,公元1652年,清政府颁布辽东招民垦荒条例,山东登州、莱州的农民陆续到瓦房店垦荒。雍正年间,一个叫曲伯歧的人举家来到瓦房店一个叫祝华的地方。当时,那里虽然非常荒凉,但是有东西、南北两条官道交会,是过往客商的必经之路。曲伯歧的儿子便在那里盖了3间瓦房,开设大车店,为过往客商提供食宿。因为当时周围的客店都是茅房草舍,只有曲家车店是较为气派的瓦房,过往客商便称之为“瓦房店”。

因为经营有方,曲家车店后来又盖起了四合院,共有房屋20间。

1901年,纵贯辽南的铁路通车后,大车店的生意便难以为继。不过,新建成的火车站仍用“瓦房店”来命名,反而将其名气传播得更远。

1925年,复县公署由复州迁往瓦房店,瓦房店成为复县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中心。

1985年后,因道路扩建的需要,瓦房店大车店被拆除,当地政府在原址西北方向1000米的位置,重新修建了10间瓦房,并用青砖灰瓦围起了一个小院子。这处建筑现今为瓦房店市博物馆所用,里面主要陈列一些当地出土的文物。院外面的墙壁上附有一排红色的木板,木板上详细地记载了“瓦房店”一名的由来。

岁月变迁,许多由大车店命名的地名已经改名。比如盘锦的张家店,现在是大洼区东凤镇叶家村的一个屯子,叫张家组。不过,屯子里的老人们还记挂着那段历史。“咱都习惯了,还是管这儿叫张家店。”张振昌说。

另外,营口、锦州等地也有许多以大车店命名的地方。

延伸

一挂大车三间房

大车店因大车而起,那么,何谓大车?

大车,即指马车。之所以冠以“大”字,意在突出马车速度之快,运载能力之强,外表形态之大,以区别于牛车、骡车、驴车等同时代的其他同类交通工具。

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内,大车是东北城乡最重要的交通运输工具,也是个人、家庭以至集体很了不起的一件大型财产。早些年置备一挂大车所需的工料和马匹的费用,与新建三间房子不相上下。

不过,这些长途跋涉的运输大车,和市内所用马车并不完全相同,运输大车多以上好的榆木、枣木等制造,非常坚固。大车由车身、车轮、车轴、套具四部分构成;车身又可分为车辕、车前盘、车栏、车后尾四部分。除车轮外箍和铁钉为金属材质外,其余的全用木料制作,看似粗重简单,实则工艺复杂。

按照规格大小,大车可分为大中小三种类型。其中大型车所拴马匹为6至10匹,中型车所拴马匹为3至5匹,小型车所拴马匹为2至3匹。无论多大的车,只有一匹为辕马,大车的方向主要靠它来引领,其余的为牵引马,只管出力就好。

辕马也可用骡子。事实上,骡比马更听话且更具耐力。

(责编:孝媛、汤龙)

推荐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