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70后”党支部书记裴春亮:青春栋梁

王钢

2014年09月09日16:21    来源:大河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裴春亮说,自从解决了水的问题,裴寨社区的发展就跑上了“快速路”。

  裴春亮说,自从解决了水的问题,裴寨社区的发展就跑上了“快速路”。

  3000万元、83万元、860万元、5100万元……这源源不断的捐资,有人视为亿万富翁的豪掷,有人视为“最美村官”的壮举。

  裴春亮,河南省辉县市张村乡裴寨村支书兼村主任、春江集团董事长,只是一名“70后”。

  豪掷,他掷出的是青春的礼花满天。壮举,他举起的是乡村的梦想无限。栋梁就是这样屹立的。

  跪乳之恩,反哺之义

  辉县市区,天刚破晓,裴春亮一开大门,老家裴寨的村支书裴清泽又蹲在门口,来逼他回去参选村主任。

  裴春亮柔肠百转,婉拒再三。

  这个35岁的后生,个头健壮,面色白净,性情依然朴实耿直,身上却已褪去了乡间的青涩和风尘。离家多年的他,得时代风气之先,已是工商业成功人士,当了辉县市政协委员、新乡市人大代表。平时与村里的联系,就是资助病人和贫困学生,捐款修路和建学校,逢年过节给困难户送钱送粮……他知道,裴寨村主任已连续两届空缺了,仅宗族的五大门两大派,就闹得谁也上不去、谁也干不成。而他自己在城里经营的铸造、酒店、采矿等企业正是红火。

  村支书用汽车一下拉来了六七十位父老乡亲,大多是当年春亮一家的恩人。众人一直劝说到凌晨2点,与春亮一块长大的龙翔、龙辉突然咕咚跪下了。正患腰疾倚在沙发上的裴春亮,呼腾一下起来,含泪应允:“中,中,我回!”

  2005年4月20日选举,380张选票360张赞成,缺席的裴春亮当选裴寨村第五届村委会主任。

  裴春亮1970年3月出生,上有父母和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全家的日子饥寒却也亲密。不料从他上小学时起,家里就呼啦啦地天塌了:三哥在煤矿触电身亡,矿上赔700元钱了事;两年后,二哥开拖拉机出车祸身亡,二嫂撇下3岁儿子改嫁;两三年后,大哥中风偏瘫,大嫂撇下9岁、6岁的两个女儿出走……大难之中,穷人高看穷人,多亏乡亲们帮衬。他13岁辍学,为给瘫痪的父亲筹钱看病,把全村借了个遍,亲邻从不忍心让他空手。3个没娘的侄儿侄女也备受呵护,在村里各家走哪吃哪。他16岁时,父亲病故买不起棺材寿衣,眼看只能用苇席把父亲一卷软埋了,是村支书派人刨了村里两棵桐树做棺材,乡亲们你5角他1元凑钱买寿衣,才葬了父亲。娘对他说:“春亮,全家就指望你一个了,人能没钱,不能没心。”父老乡亲恩重如山,东家情,西家恩,他一辈子都还不起那一升米一升面半筐萝卜半袋茄子两个老南瓜……

  羊羔跪乳,乌鸦反哺,何况是人!

  可裴寨的一个大穷坑怎么填?改革开放27年了,这个吃国家救济的省级贫困村,153户、595人,661亩耕地,粮食亩产不足千斤,人均收入不足千元。三面太行山峰的丘陵上,村子如同沟壑包围的小岛,不是十年九旱,就是山洪暴发,村民大多还住着土坯房土窑洞,田里瘦土乱石,满坡小叶鬼圪针酸枣树……更为难的是,乡村杂务琐碎,人事盘根错节,麻烦就像“一筐跳蚤乱蹦”,所以人们“宁管千军,不管一村”。

  裴春亮却一上任,就飙出了一种“裴春亮速度”,数管齐下,刻不容缓,招招都是大手笔——2006年盖新村、钻深水井、成立春江集团,2007年重建商业街、建水泥厂、建提灌蓄水工程,2010年建蔬菜花卉基地、建裴寨水库……他不足10年做出了许多村庄30年50年都做不了的大事。

  他为什么这样着急?

  2013年12月22日,裴寨水库终于通水,碧波千顷,群情欢腾,裴春亮说,他这时格外想念三个人:裴清波、裴清信、裴清荣……一起为水奋斗的乡亲,此时人已不在,你们在天上看到咱们的水了吗?

  2008年农历冬至,裴寨新村终于落成,全村乔迁,锣鼓喧天,这时,裴春亮也格外想念刚去世的几位乡亲,新楼房的脚手架追不上死亡之翼,你们离好日子只差一个门槛了呀!

  “子欲养而亲不待”——“裴春亮速度”正是被这一种惧怕追赶出来的。要快,要快!这个裴寨的儿子,与时间赛跑,与生命赛跑,恩人无悔,他才无憾。

  要赢这场赛跑,村民家底空虚办不到,村集体经济薄弱办不到,只剩一个办法,个人财力开路。裴春亮说自己的性格,就像战争中一个攻碉堡的连长。一旦看准重大项目,财力就是生产力、战斗力,财力就是清道车、破冰船,说一声就“上”!

  可他的财富并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

  当年家庭变故,他一心挣钱养家。在砖场拉砖坯,到安阳技校学修电机。又拜剃头匠为师,粜姑姑家的谷子买理发工具,从村头小理发店起步,同时照相、修电机、开烩面馆、办酒店、开五金店、代购,20来岁就在张村乡小有名气。1994年,市场经济热潮使他不甘心窝在小村,生意交给妻子打理,他闯荡到了北京,租赁店面推销家乡的花岗岩大理石……

  一个夏日,他骑车经过望京医院,大太阳下,见一辆白色面包车没油熄火了,司机正满头大汗地推车。他骑过一二十米又本能地拐了回来,默不作声的,一手扶自行车,一手用力推面包车,帮忙一直推到了加油站。司机对这个朴实厚道的河南小伙子感激不已,带上关系户来看石材,签了一笔花岗岩的大合同。他在京城赚了第一桶金9万元,翅膀渐渐硬朗,还接待帮助了不少闯京城的乡亲。1997年他回村不久,刚买下一家倒闭煤矿的采矿权,煤价就一路飙升,又赚得盆满钵满。后来到辉县城里甩开膀子发展,跻身富人行列。

  这20年的财富传奇里,又饱含多少辛酸!

  冰天雪地,他曾裹一条破棉被子,坐在拉水泥、拉耐火砖的卡车后厢,冻僵在去北京的路上;京城街头,他见门就散发名片,常常被人呵斥推搡出来。他骑车从西直门到昌平推销石材,工地多没有转完,来回又太远,晚上就把自行车绑在脚上,睡在工地的水泥管里。有天夜里,雷鸣电闪,暴雨潲进水泥管,淋得身上透湿,他就蜷缩在异乡雨夜的一个水泥管里噙泪想家……

  先富带后富,一人富带一方富

  裴春亮反哺乡亲的首选,是个人捐资3000万元,无偿赠送一个新村。

  对乡亲帮帮可以,竟然将血汗钱几千万地往里填!他知道,自己最对不起的是一同吃苦打拼过来的妻子红梅。心中纠结最痛苦的时候,他在北京带着妻子,到毛主席纪念堂里默默瞻仰,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下久久徜徉……

  2006年5月26日,不占耕地的新村在南岭奠基。清华大学设计的方案本是倚山而建、错落有致,但乡亲们对人死了都不愿往这儿埋的南岭心有余悸,也走怕了山路。于是,八九台挖掘机、400多辆运土卡车,8个月起土70多万方,轰隆隆推倒半架南岭,平出了一块百亩新址。一个集广场、住宅楼、办公楼、小学、幼儿园、卫生所、超市于一体的裴寨新村,童话一般出现于贫瘠山乡。村民抓阄分房,欢欢喜喜整体搬迁16栋160套红色连排两层楼。

  但当一本房产证发到手里时,村民们惊呆了,楼是人家春亮盖的,钱是人家春亮出的呀!而裴春亮请求辉县市主管部门为新村所有住户颁发房产证,正是要告诉乡亲们:你们不必为承裴春亮的情而产生心理负担,你们不必担心裴家后人追究房屋所有权,你们要在这里住得理直气壮,从这一辈直到下一辈!

  裴春亮坦言,其实,他原先只想盖个新村,“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反哺报恩就大功告成……可是,裴寨发展的一条“生物链”不断延伸,让他欲罢不能。

  最要命的是水。新乡全境最缺水的两个乡镇,一是拍石头乡,一是裴寨所在的张村乡。裴寨村中唯一的古井,早已衰惫不堪,辘轳吱呀七八回才打满一桶水,排队挑水的人经常打架。村民们吃房檐水、水窖水,可以不锁门,一定要锁水窖。裴寨人的渴盼传承于清字辈、龙字辈、泉字辈、雨字辈、海字辈,裴春亮属清字辈,原名清平。

  一部乡村史就是一部打井史,一部打井史又是一部失败史。没有水,怎有粮,怎有钱,怎有日子的滋润,怎有真正的幸福?

  整整10个年头,裴春亮成了挖水不止的“愚公”。

  第一次,是2006年在南岭打井,裴春亮个人出资53万元请来钻井队。钻了200米,钻头被石层卡死了,钻井队准备拉走钻机撤退。闻讯赶来的男女村民,提着烟酒水果,拽着钻井队长恳求不要走,一道人墙齐刷刷跪了下来,哀声震野!裴春亮追加30万元,钻井队复工。谢天谢地出水了!水碗里还漂着机器油花,80多岁老人们就先饮为快。但一口深水井对大田灌溉还是杯水车薪……尤其蔬菜大棚,天天都要喝水,辉县干渠却一年只能为浇麦放一次水。为此打过的两眼200米深井,2寸半管子才抽五六分钟水就上不来了,只好废弃。大棚的西红杮秧儿、黄瓜蔓儿都蔫趴了,裴春亮无奈去找辉县市长,市长一看落泪了,紧急调来洒水车解除旱情。

  第二次,升级了,是2007年动工建引水二级提灌蓄水工程。裴春亮个人出资860万元,地埋11公里管道,把辉县南干渠水提灌到了卧羊山顶5000立方米的田心池,可供周边村庄5000亩地抗旱应急。

  第三次,更升级了,是2010年动工建裴寨水库。水源在100公里外的太行深山,是辉县老县委书记郑永和留下的石门水库。15公里支渠从辉县北干渠引来石门水,利用村北一条老深沟,修筑一座拦洪蓄水水库。顺沟蜿蜒的水库长达2.3公里,平均宽40米、深5米,库容80万立方米,渠尾还有溢洪道……总投资6300万元中,政府支持1100余万元;群众和企业捐资120万元,连小学生都递上一角两角钱,乡党委书记刘志方看了当场掉泪。余下的资金缺口5100万元,裴春亮个人兜底。

  2013年12月12日,4年苦干到了最后一刻,裴春亮站在水库岸边,突然又盼又怕:千万别出问题!水就要来了吗?新的命运就要来了吗?……奔流30多个小时的石门水,冲入裴寨水库,不可阻挡地向前漫涌,沿着崭新宽阔的水道欢跑,直到水库尽头才来了一个大回旋。注水持续了半个月,水面渐渐升高,浑浊的湍涌变成了清澈的静流,整个水库仿佛一条青龙在黄土岭上起舞!乡亲们流泪欢呼:“长江来了!咱裴寨有长江了!”……骑着摩托的农民,从十里八乡的旱原上赶来看水。水库不仅彻底解决裴寨的大田灌溉,而且滋润两岸乡镇的2万多亩耕地、3万多百姓。

  裴春亮的一颗心,为水高悬10个年头之后,终于缓缓落地。

  水库崖岸上,一片没下种子的麦田竟达几百亩,两月枯旱错过了麦播季节,这季庄稼绝收。水库来迟了一步,裴春亮叹息“明年吃白面要定量了”……有了水库还会出现这样的旱灾吗?他斩钉截铁地回答:“不会了,除非石门干、天绝雨!”

  全心全意当公仆,堂堂正正做老板

  1.18亿元,是裴春亮迄今为裴寨乡亲的个人捐资总数,其中建水库5100万元,盖新村3000万元,建引水提灌蓄水工程860万元,钻深水井83万元,还有捐资添置大型联合收割机和旋耕机、修建路桥和涵洞、安装路灯和健身器材,等等。

  750元,是裴春亮在村里的月工资,身兼数职只领村支书这一份薪水。

  对这两笔账,他说:“算恁清干啥?”

  裴春亮,这个模范典型,这个时代产物,为当今农村改革发展带来的启示,价值远远超过1.18亿元。

  他是一名“村官”,而且已是更大的“村官”。2009年4月入党后,2010年4月21日任裴寨村支书兼村主任,半年后又任裴寨社区党总支书记……张村乡108平方公里上的24个行政村、99个自然村里,有23个行政村、97个自然村已划入了裴寨社区。社区以裴寨新村广场为中心,政府投资正为迁往社区的22个行政村盖楼,裴寨村援助每户10吨水泥,其中杨圪垱村、赵圪垱村、苏圪垱村、沙窝窑村、樊庄等小区已建成,到2015年社区搬迁全部完成。从不足600人的裴寨村到将来15000人的裴寨社区,同心圆不断扩大,裴春亮又在谋划新的蓝图。

  他也是一位“老板”,而且是个不小的“老板”。投资15亿元的春江集团,体制独立于裴寨村之外。这个股份制企业里,个人控股近70%的裴春亮任董事长。当初,他冒风险以自己的铸造厂作为担保抵押贷款。如今,集团包括水泥、化工、铸造、金融、物流、能源、旅游、水力发电等企业,员工3100多人,年实现销售10亿元,利税超亿元。

  这位“老板村官”,在村支书与董事长之间,随时都在转换角色。他对记者笑道:从村里去企业的路上就变成了老板,从企业回村里的路上就变成了村官。在企业里,兵有头,将有尾,一切按规章制度办;在村里,二叔三大爷,都在宗亲门里边,乡情大似天。他的治村之道,就是村企互补,在村庄推行企业化管理。时间精力分配上,村里、企业和外面活动三一三剩一。他说:“要保持平衡,不能抓了一头扔了另一头,前方路还很长,哪一边丢了对发展都不利。”

  “老板”当“村官”,不乏先例,可有谁像裴春亮当得如此投入、如此精彩!他可不是打个卯、出个钱、作个秀,而是一边慷慨解囊万金犹嫌少,一边公仆献身甘为孺子牛,双重的付出,双倍的奉献……甚至年纪轻轻的,就忍受着腰痛、胃疼、高血压而奔波操劳。

  “乡亲们不富誓不休”——这句话镌刻在一块高大的太行石上,裴春亮带领村领导班子已在这里庄严宣誓。他的所有付出,不是施舍、恩赐,而是搭建平台、舞台。他坚信太行山人的优秀禀赋,有了平台就会展示,有了舞台就会演奏。

  裴寨社区的总体规划,是以一条穿村公路为中心,形成西侧工业、东侧高效农业、路中商业的产业格局,让社区居民“路西当工人,路东当农民,商业街里当商人,春江集团做主人,住社区是城里人”,从而“人人有活干,家家有钱赚,户户当股东”。

  然而风生水起之时,2008年村主任选举,裴春亮虽顺利连任,赞成票却减少。他的心骤然沉重:3年来自己做了这么多,支持的人怎么反而少了?

  乡村就是这样,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慈善而永远报以微笑。矛盾爆发点在重建商业街。

  裴寨位于张村乡通往辉县市区的必经之路上,一条老街已是四乡赶集赶会的传统商业集散地。可老街真的老了,八九米宽的灰土街,摊贩混乱,行车堵塞,致使生意渐渐旁落附近村镇……裴春亮设想的是,青壮劳力已到春江集团企业上班,闲着没事干的老人妇女就在家门口赚钱,重建一条时尚漂亮的商业街。

  街面要拓宽至50米,老店主闹起来,怕失去好地段的僵持对峙:“你恁雅?你说叫我拆我就拆?”对赔偿评估不满意的,站在废墟上吵架。协助拆迁工作的裴清龙,是退休的辉县市交通局运管所长,被裴春亮请出来发挥余热,半夜里,家里大门被石头砸了,山墙下的豆秧也被拔了,肇事者还拍胸脯大叫:“明人不做暗事,就是我啦!”……曾对裴春亮投过赞成票的个别人,恶言诋毁裴春亮,说他无利不起五更、图虚荣、搞形象工程,说他有野心、搞独裁、成了有钱人的天下……

  这时,人们不禁疼惜起了裴春亮,他的慈善,有时是伤害下的慈善;他的奉献,有时是委屈中的奉献……对拆迁时怨恨过他的人,他还带着班子成员一起登门慰问,让他们释怀。

  如今一条商业街天朗地宽,让所有人都服气了。1.5公里长街上,900多间、3万平方米楼房门店,100多家商户入驻,成为辐射周边乡镇和毗邻县市的商品物流中心,裴寨村已有四五百人在这里就业。将来社区万人聚居,生意前景更好。街边一家酒类批发部,招牌气派,楼店整洁,老板裴水山过去在街上开的是饭店,那时油条上落满浮土拿起来抖抖再卖,炒菜时锅台上到处是老鼠屎……他说:裴寨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是事实,裴春亮是一个“伟大的好人”。

  前来裴寨考察的国土资源部总规划师说:“新农村建设的热潮中,像裴寨村这样建新村不占耕地、拆老村增加土地,在全国已走在前列。”老村腾出的一大片平坦地,若是别人多半开发商品楼赚大钱了,裴寨却复垦成了高效农业基地……削平南岭盖新村,温室大棚占老村,再加填沟垫壑,村里越发展反而耕地越大,居然从661亩扩至千亩以上!

  记者踩着新鲜泥土,跟随裴春亮在一座座大型玻璃日光温室、大型阳光塑料大棚之间钻进钻出。

  谁能想到,缺水少雨的太行山下,裴寨收益最高的作物竟是鲜切花!裴春亮一年花4万元在京珠高速上做的那块大广告牌,肯定令人惊诧……一座玻璃温室里,密密匝匝摆满了名贵的小盆红掌,也叫安祖花。花农告诉记者,从花苗到富含硼、锌、铁和微量元素的腐殖质土壤,都从荷兰进口,每盆批发价已达四五十元。另一座玻璃温室里,土垄栽种非洲菊,红、橙、黄七八个品种像韭菜割下再长,每亩收益五六万元。

  钻入塑料大棚的巷道口,暖如阳春的地温,顿时在裴春亮的散光眼镜片上蒙满了雾气。空间敞亮的大棚八九米高,占地2亩左右,按每亩300元承包,一般收获春冬两季蔬菜。一位质朴健美的32岁女子,是社区里贾庄的冯锡霞,满筐西红杮是她的美丽艺术品,长红才摘的,个大均匀,浑圆通红,毫无瑕疵,筐上还点缀一蓬绿藤秧,批发收购每斤2元。她该喊裴春亮表爷,兴奋地笑道:“爷,昨天我也上中央台‘新闻联播’了,我正在菜棚里也拍进去了!”

  2011年德国黄瓜检出致命大肠杆菌,国内市场一时恐慌,黄瓜5分钱一斤都没人要。裴春亮悄悄派人收购了大棚的所有黄瓜,说哪怕倒掉呢,也不能让老百姓赔钱。3万多斤黄瓜分给了春江集团的企业员工,大棚熬过了萧条。

  如今1500亩种植基地里,750座电脑控制温度、湿度的玻璃温室和塑料大棚,由350户、1250人分别承包,年收益每亩最高达6万元。社区成立了蔬菜花卉合作社,申报了“无公害蔬菜种植基地”,实现了农产品与超市对接。下一步计划扩至5000亩,打造生态农业、特色景观旅游业。

  春江集团旗下的水泥厂,2008年投产,是河南省重点水泥企业。靠山吃山,还买下一座石灰岩山丘。水泥厂完全达到国家环保新标准,在全省首家窑头窑尾全部采用袋式收尘器,并利用脱硝设施减少氮氧化物排放,而且2台7.5兆瓦余热发电机组节省3/5用电量……年产低碱熟料400万吨、低碱水泥500万吨,大量用于高铁、高速公路工程。在全国清一色的灰色水泥包装袋中,“春江水泥”以独家红色包装引人注目。

  春江集团发行股份,鼓励裴寨村民入股,家家户户纷纷拿出了压箱底钱,最少的一笔是残疾人裴龙军拿来的20元!家大业大的春江集团要不要?不要,会凉了一颗脆弱的心;要吧,用裴春亮的话说,“这20元比从银行贷的一个亿还沉重。”

  记者遇见了正为村里运垃圾的裴龙军,他37岁,按辈分喊裴春亮叔。言语有点吃力的他说,从小患小儿麻痹后遗症,母亲改嫁,他住上新村后娶了一个失去双腿的残疾妻子。儿子出生没奶吃,春亮叔看着嗷嗷待哺的婴儿说:“龙军,你别怕,孩子我给你养活。”春亮叔买的奶粉成箱往家里搬,把儿子喂到一岁半。乡邻们也给孩子送衣裤鞋子,都说这是“大家儿子”。龙军指着春亮叔告诉记者,我运垃圾的三轮摩托也是他给买的,3000块钱,过年过节还送油、大米、被子……他又从家里拿来了两个红本本和一张过塑照片:一本是“房屋所有权证”,所有权人裴龙军,建筑面积173.32平方米;一本是“春江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证”,持股数额20股,股权证号NO:0117。照片上,是他聪明伶俐的7岁儿子志文,骑在绒毛大熊猫上的这个孩子,成了苦难命运的一个终结者。

  金钱的温度,热血的温度

  那天一群老板聚会,有全省知名的,有全国知名的,还有来自香港的,许多人的企业都比裴春亮做得更大。但在递名片那一瞬间,年轻的裴春亮发现,老板们很看重他,还推他坐上座。因为,他比纯粹的老板们多了一重身份——村支书。他对记者感叹:你都想象不到人家恁高看你!

  裴春亮多次受到习近平、胡锦涛、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连续当选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被评为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道德模范、中国十大杰出青年、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农民、全国“最美村官”、河南省劳模,入选中国好人榜、中华慈善人物,获中华慈善事业突出贡献奖,并应邀到北京市、中国农业大学、部队巡回演讲,向全省大学生村官作报告……德国、法国、乌干达等国专家也到他的村庄和企业参观考察。

  2007年11月25日,河南省委、省政府做出《关于在全省开展向裴春亮同志学习活动的决定》。

  2013年6月9日,省委书记郭庚茂视察裴寨社区时说:“你们实现了让农民搬得出,留得住,能就业,离乡不离土,有活干,有钱赚,这些事情干得好!”

  今年年关将近,全国新农村建设示范村裴寨又接到一个好消息:央视每年都为春晚暖场的“一年又一年”栏目,特邀裴寨社区作为全国农村代表登上荧屏,届时央视开来的电视直播车,将直播太行山乡淳朴浓郁的年俗民风,向全国呈现一个红红火火的裴寨除夕……

  裴春亮无疑是中国乡村“70后”一代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他说:我们这一代年轻人,赶上了改革开放好时代,时代召唤我们、成就我们,党和人民给了我这么多荣誉,我要感恩时代,回报社会。不给百姓办事,空要一身荣誉干啥!

  他感慨道:“静下心来,刨刨根儿、问问底儿,是谁让你富起来的?要说自己真有能力,你去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那种环境试试!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我这个挣扎在最底层的苦孩子,怎么能致富当老板?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一个老板又怎么能当村主任、村支书?如果没有改革开放,裴寨发展之路怎么能越走越宽?所以,一开始先富带后富,靠的是我一个当老板的良心慈善;而现在一人富带一方富,是尽我一名共产党员的义务职责。”

  裴春亮还应当庆幸的,是独属于他的一种命运。既当村官,又是富豪,二者都是当今时代前沿的角色,仿佛鱼与熊掌得兼,赋予他了双重的视角、双重的阅历;而二者结合升华出的第三种境界“富豪村官”,更使这位“70后”成为一个富有探索意义的先锋。

  一次活动中,众多老板同登泰山,男男女女逢庙必进,成沓的钞票像纸一样往各个捐款箱里塞。裴春亮却在陡峻的山路上,见一名气喘吁吁的泰山挑夫,就在他手里放一张100元现钞。他想庙宇有神,神的旨意也会是普度众生,为穷苦人办好事。他这是在明确内心的方向——钱应当往哪儿去。

  亿万富豪,当他活在一种强烈的道德良知之中,手中的钱就不会冰冷,他的金钱就和他的热血一样有了炽热的温度。

  裴春亮的1.18亿元,去向光明,去向博大,花得踏实,花得欣慰。这也是为了偿还他一辈子没享过半天福的父亲,偿还他700元钱一条枉死命的三哥,那样卑贱窝囊的人生再也不能容忍,他在代表一家父兄活着,活出尊严,活出意义。

  “情、德、法治村”——裴寨大路中央的横匾上,裴春亮宣示了一种独特理念。他说,农村工作总不能句句上纲上线,还必须以一个情字为先:爱百姓怀深情,谋发展动真情,奔理想富激情。

  裴寨村领导班子里,他很庆幸这共同干事的一班人,应运而生,应运而聚。会议室的标语激情四射:“做一位勇于担当责任、能够解决问题的共产党员”,“人活着的价值就是要让别人幸福”,“真坏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假好人”,“责任面前没有任何借口,找借口哪儿都有理由”。这些标语,把后路基本上都堵死了,使整个班子只能一心为民,只能忠诚正派,只能雷厉风行。

  生活饱暖之后,人心是否会变质,这是他的隐忧。所以对于全体村民,他是一位财富捐助人,更是一位精神引领者。

  读初中二年级就为灾难所迫而辍学的裴春亮,近年又读了长江商学院EMBA。刻在大大小小几十块太行石上的标语遍布全村,都出自他的亲撰——“我们因祖国而骄傲,因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而骄傲”;“我与祖国共奋进”;“方向对了,比什么都重要”;“真正的成功使自己成功也使别人成功”;“用感恩的心完善一切”;“做一位真正富有的人”;“做人要谦逊无私坦率耿直”;“夫妻爱,子女孝,家和比啥都重要”;“偏怜之子不保业”……

  村口牌楼上则是一副对联:“重莫如国,栋莫如德。”

  一个奇迹悄悄出现了。村里的人际纠纷,裴春亮无暇多管,但是不知不觉的,曾经乌烟瘴气闹得两届村主任空缺的村子里,宗族纷争平息了,门派林立消失了,四分五裂弥合了,民事调解员也失业了。村民们以自己是裴寨人为荣,一有公益活动,党员干部和德高望重者带头,全村人都哗哗地往跟前去,2008年为汶川大地震捐款13.8246万元……

  村里还有红白理事会。红白事是农家最大的事,为避免攀比浪费,也让穷人请得起客,理事会提供餐厅,规定每桌菜肴6凉6热或8热,烟酒也加限制,村民自请厨师,每桌只花一二百元。一旦超标,村干部都不出席。

  村里还有同心浴池。2011年裴春亮与4位老板聚会,说起整个张村乡都没有一所公共浴池,村民只有等到“大年三十儿褪褪蹄儿”,5位老板当即捐建了这所浴池。裴寨如今有水了,泡澡、淋浴、蒸房、搓背,一次8元。附近村庄的人都说:“去裴寨新村洗,可得劲!”……

  也许还年轻,也许是后生,裴春亮在乡亲们面前,哪像个村官,哪像个富豪,处处见他谦逊随和“执弟子礼”。

  街上,乡亲们一见他,隔老远就偎过来拉家常,说:“他见人亲得像啥一样,大老远就打招呼!”

  田心池边,他遇见杨圪垱村的赵忠英老汉,老汉不认得他,他却认得老汉的儿子,当即拨手机让老汉与儿子通话,老汉惊喜地对儿子说:“这就是春亮?!”

  社区里,他遇见樊庄69岁的樊振运,询问搬家没有?老樊说,樊庄小区6层新楼还没通电,电梯电视都没开通,樊庄人就往这儿搬,因为再也不用买水喝了,迫不及待呀!

  路过离裴寨四五里的牛村,恰遇一大群男女老少在路边支着大锅案台下红薯粉条。大嫂大娘见他下车,笑道:“咦,这不是‘新闻联播’上那人吗?”他腼腆地笑了,大伙儿围上来有说不完的话。

  新村里,他边走边和端着饭碗的邻居亲切搭话:“晌午捞面条。”“恁大碗!”“就这一碗。”“一碗还不够?”……

  新村盖起后的春节,裴春亮在城里再也住不住了。除夕全家一回村里,乡亲们闻讯纷纷捧来了自家下的第一碗饺子,大的,小的,各种馅儿都有。按照传统,第一碗饺子是要敬神灵祖宗的,这是最高礼遇呀!裴春亮和全家人都感动哭了。他流泪嘱咐在美国读书回来探亲的女儿裴帅、儿子裴将:你们不管今后走到哪里,都要记住自己的根在裴寨!女儿在北京读高中时,腿摔折了,爸爸因为村里正在钻深水井,答应看女儿的日期一拖再拖,女儿拄着双拐站在北京街头的风雪之中,上学打不着出租车,她伤心地哭了,埋怨“爸爸不亲我”。现在,她深深理解了爸爸……

  2011年,裴春亮第三次参选村主任,全村442张选票全部赞成,满票!而他真正的满票,是在群众与他的家常谈笑中,是在百姓对他的时刻惦念里。

  太行山区的苍茫版图上,裴寨将来一定花团锦簇。碧波荡漾的水库周围,采摘园的桃、梨、架生苹果、石榴、枇杷、欧李、欧洲大樱桃、杏、杏梅、杮树、油桃、树莓、草莓,将点染一片缤纷绚丽。承包合同的管理服务、水产养殖、农家餐饮、特色加工、水上娱乐、冷饮快餐栏目内,社区居民按下的100多个指印,花瓣一样鲜红,火苗一般热烈……裴春亮又向辉县市西部大山中挺进,通过公共交易平台收购了潭头水力发电站,投资5000多万元开发“养在深闺人未识”的77平方公里宝泉风景区……

  “我们用了10个年头,让裴寨村告别贫穷落后,实现了家家住新房、人人有活干、户户是股东的目标;我们再用10年,以春江企业、鲜切花种植为龙头,以乡村旅游、观光农业为带动,把裴寨社区打造成文明富裕的现代化社区。”

  可是去年夏天的村民大会上,第二次从江苏华西村参观归来的裴春亮,清醒地说:“老百姓要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这个万里长征,我们的脚底板儿还没完全挨地哩!”

  “70后”的好机遇,44岁的好年华,裴春亮的最大优势,还不是满身荣誉,还不是坐拥豪富,而是年轻。

  中国的未来,期待青春的栋梁来托举。乡村的天空,期待青春的栋梁来支撑。

  挺立吧,巍巍栋梁!

下一页
(责编:汤龙、郭旭)

推荐阅读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