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吐槽ofo充退押金“變年卡”

郭琳琳 劉珜 張香梅

2018年09月10日08:10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網友吐槽ofo充退押金“變年卡”

  網友認為退押金(標注方框處)選項不夠明顯

  買年卡活動和充押金選項易混淆

  近日,有多名網友反映稱,在使用ofo小黃車APP時,充值押金或者退押金的時候被誘導消費,或是充押金的時候變成年卡用戶,或是在退押金的時候被升級成年卡。ofo相關負責人員介紹,充押金可以直接選擇充值押金不購買年卡﹔退ofo押金可以直接退款。律師表示,平台應盡到說明義務。

  事件

  多名網友反映充押金變年卡

  近日,網上出現多名網友投訴稱,使用ofo小黃車的APP軟件時,在充值押金或者退押金的時候,被“誘導”辦理了紅包年卡。

  用戶何女士對北京青年報記者稱,她此前參加過免押金活動,但9月6日打算騎車的時候,發現軟件界面提示免押活動已經結束,需要交納押金。因為趕時間,何女士點擊了“去交押金”按鈕,但她稱卻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變成了購買年卡,花費119元。“點擊充押金就跳出了119元的支付界面,沒看到有其他選項。”何女士的截圖顯示,她的紅包年卡有效期為一年,但APP內還有提醒稱她未交納押金。

  與何女士有著同樣遭遇的房先生在黑貓投訴平台上投訴稱,昨天和同事出門吃飯時打算騎車,所以下載了APP注冊,打算臨時用一下,在軟件內提示交押金后,房先生點擊了交押金按鈕。午飯過后,他打算退回押金,但卻發現押金中寫的是“企業用戶免押”,詢問客服后得知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購買了年卡。“出於對ofo的信任才會注冊,但竟然進行誤導消費。”

  除了充值押金變成了辦理年卡以外,北青報記者注意到,還有人是在退押金的時候被“升級”成了年卡,導致退押金困難。張先生稱,他在近日打算退押金的時候看到,APP界面中提示稱,可以0元購買紅包年卡,並可免押金。張先生於是點進去,但是沒有注意到便將押金轉化成了年卡,“沒有退押金的選項了,客服說年卡沒有辦法退回”。

  體驗

  退押金前遭到7次“挽留”

  9月7日,北青報記者下載ofo軟件進行測試發現,進入頁面后,APP內提示需要交納押金,點進去后頁面上方顯示有一種“99元紅包年卡免押”的選項,下方白色較窄的選項是正常的交99元押金,這個選項中才有注明“隨時可退”,而兩個選項均為99元。

  在退押金時,北青報記者注意到,退款前的“挽留”提醒多達7次,例如出現過“邀您免押騎行”“送你5元用車余額”“退押金后將無法使用優惠”等,且“退押金”字樣字號小,在頁面下方,而且和“留下來”的字樣對比可看到,“退押金”顏色淺,稍不留意可能會錯誤選擇。

  回應

  ofo稱實際支付前可退出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ofo小黃車近日推出了押金購買年卡的活動。用99元押金可以購買小黃車一年的年卡。用戶在剛給小黃車充押金時,可以選擇充99元押金,再交車費騎行﹔也可以選擇交99元,然后免押金騎行一年。同樣,在退費時,也可以直接退掉押金或者參加不退押金購買99元的年卡。

  近日,一些用戶質疑在充值或退還ofo小黃車押金時,被誤導進入押金買年卡頁面,最后誤買價值99元的年卡。對此,ofo相關負責人員介紹,充押金可以直接選擇充值押金不購買年卡﹔退ofo押金可以直接退款。用戶反映的押金買年卡實際為一個活動,用押金購買一年的年卡,一年內可以免押金騎行,選擇進入活動頁面后如果不想購買也可以退出。“這只是一個活動,用戶可以參加也可以不參加,並不存在誤導消費的情況。在實際支付前,用戶也有多次機會退出。”ofo相關負責人員介紹,活動界面近日一直也未改變,ofo一直確保用戶押金可退。

  說法

  誤導充值紅包年卡應認定無效

  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常莎律師對北青報記者介紹,ofo在交退押金頁面跳出的紅包年卡充值,其實就相當於平台與用戶之間的一個紅包年卡充值格式條款,ofo應盡到提示、說明的義務,而ofo採用讓用戶誤以為可以免押金或退押金的方式誤導用戶同意該條款,用戶可能根本不知道形成了紅包年卡充值的合同關系。因此,根據《合同法》第四十一條法律規定,在發生爭議時,該格式條款應以用戶這一弱勢方的理解予以解釋,應為無效。既為無效,ofo獲取用戶的充值資金無法律依據,應予以退還。

  同時,單車押金屬於物權法所規定的“動產質權”,用戶可以自由退還。如果在退款過程中出現異常,或超過7個工作日仍未收到退款,第一步可以撥打客服電話,或通過APP反映情況。如超過15日還未處理,可以提供手機支付記錄等相關憑証向平台所在地的工商部門投訴,或撥打12315向消費者權益保護委員會尋求幫助。

  常莎建議,ofo退押金頁面應該向用戶以顯著方式提示正常退押金的渠道。用戶在退押金時候要仔細看清楚頁面。國家有關部門應加強監管力度,用戶也要及時更新自己的認知,提高法律意識。

(責編:湯龍、孝媛)